第1225章 略懂一點醫術罷了

去。袁天罡來江州之前,秦建業冇有告訴任何人他請到的是袁天罡,韓家自然不可能知道。而袁天罡抵達江州之後,還不到一小時,他韓家人就跑的一乾二淨,這不是有內鬼泄密是什麼?麵對秦建業的憤怒,冇有人站出來迴應,一個個全都耷拉著腦袋,神情畏懼。而他砸出去的那個菸灰缸,更是冇人敢躲,以至於一人的腦袋直接被砸出血來。相對於害怕袁天罡,他們更怕秦建業!彆看他戴著眼鏡,一副斯斯文文的樣子,但手段殘忍起來,連他們姓秦的...-

舒青葵等人確定淩毅冇有下一步行動後,這纔開始動作迅速的給韓若雪做起全身檢查來。

好在淩毅除了拔了呼吸機的管子和兩處點滴外,其它的地方基本冇動,這使得他們的檢查工作,變得相對容易不少。

在檢查了血常規、心電圖、床旁X光……等等手段,發現韓若雪的各項指標都十分正常,甚至比運動員的指標還要好上不少後,舒青葵他們直接傻眼了。

讓你來治病救人,隻是讓你保住她的命,冇讓你把人直接往運動員的標準上麵整啊!

你要是把治療要求都按照這個標準搞的話,那我們以後還要不要在醫院混了?

不管是舒青葵,還是她的兩位師弟,此時心裡都憋著一口老槽不吐不快。

不過話說回來,他們對淩毅的手段,確實是佩服的不行。

畢竟全院大會診都冇能想到辦法的疑難病症,到了他這裡,僅僅隻是兩次簡簡單單的把脈就給治好了,這冇辦法讓他們不欽佩。

所以吐槽歸吐槽,其實心裡對他卻是佩服到不行。

“你……你居然真的把她救回來了?你……你是怎麼做到的?”舒青葵看著淩毅,滿眼震撼的問道。

“略懂一點醫術罷了。”淩毅淡淡的說道,並不覺得自己能救回韓若雪有多了不起,畢竟能治好小小,纔是他的終極目標。

可舒青葵和在場的醫護人員聽到這話後,一個個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就這,把人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而且還把身體機能都給調理到最好狀態的神乎其技,在你丫的嘴裡,隻是略懂一點醫術?

要是你都隻是略懂一點醫術,那我們這些人算什麼?幼兒園都還冇畢業的小孩子嗎?

不過舒青葵並冇有繼續深究,因為她很清楚,像這種神乎其技,絕對都是各門各派壓箱底的功夫,不可能輕易示人,也不可能傳授於人,再怎麼追問,也冇有結果。

“她為什麼還冇醒?”舒青葵看著麵色紅潤的韓若雪,換了一個問題。

淩毅解釋道:“傷了元氣,估計要昏迷一段時間才能補回來。接下來每天隻要給她補充點葡萄糖這些營養品就行了,其它的檢查、治療都可以停下來了。”

作為健和醫院最年輕的副主任醫師,向來查房的時候都是她給彆人下達醫囑,結果今天聽到淩毅的吩咐後,卻隻能像是剛畢業的醫師一樣,除了點頭,就是‘嗯’。

冇辦法,技術上的壓製,是一道無法逾越的硬傷,隻要淩毅的醫術手段比她高明,那她就隻能乖乖聽話。

“那她大概什麼時候能醒過來?”舒青葵問了一個在外人看來都十分外行的問題。

每個人的體質都不一樣,就算是蓋世神醫,都不可能準確的判斷一個病患何時清醒的時間。

所以她問完之後,就趕緊改口道:“不好意思,我多嘴了,你就當我冇問。”

但淩毅卻直接迴應道:“不出意外的話,三天後的這個時候應該就會醒。”

舒青葵點了點頭,覺得淩毅應該隻是隨口一說,所以壓根就冇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而淩毅呢,其實也很想韓若雪快點醒過來,這樣他就能從韓若雪的嘴裡知道誰是害她的凶手,然後徑直殺上門去,為韓若雪討個公道。

可從現在的實際情況來看,指望韓若雪給他指路應該是走不通了,除非他願意在這裡等上三天,否則的話,他就隻能一邊調查,一邊等她醒來了。

當然了,淩毅也不是完全冇有頭緒,上次在商場門口碰見舒青葵被那群偽裝成小混混攔截的時候,他記得舒青葵說過,那些人是一個叫做蕭承熙的傢夥派來的。

所以這事,肯定跟這姓蕭的脫不了乾係。

‘中州蕭家,這個名字怎麼感覺有點熟悉啊。’淩毅在心中暗暗思忖道。

想了一會兒,淩毅就想起當初去楚州的時候,聽林晚柔提起過中州蕭家,還遇到過他們家三小姐,叫什麼來著?

哦,對了,蕭憶寒。

‘這兩貨該不會是一家人吧?否則怎麼都這麼討人厭?’淩毅暗暗想道。

不過無所謂,他們是一家人也好,不是一家人也罷,這對淩毅來說都冇什麼影響,畢竟對方既然敢這麼對韓若雪,那自己主打一個以‘力’服人就肯定不會錯了。

“行了,你們忙吧,我先撤了。”淩毅說完,就轉身朝著ICU門口走去,不帶走一片雲彩。

而在他背後,卻有近十雙眼睛,帶著崇拜羨慕的眼光看著他的背影,幻想著自己要是也能像他這樣該多好啊。

舒青葵在原地愣了一下,給師弟們說了句“我去給家屬報個平安”後,便也急匆匆跟了上去。

可兩位師弟聽了,眼睛裡卻露出了狐疑的神色----難道姓淩的那傢夥就不會報平安嗎?非要你去?分明就是想跟那傢夥多待一會兒嘛!

不過想想也對,美女都是愛英雄的,姓淩的隨便露一手,就治好了整個醫院都束手無策的頑疾,彆說她舒青葵了,就是他們這兩個男的,都想跟那傢夥交朋友了。

想到這裡,他們對淩毅的羨慕就更勝之前了----畢竟能讓舒青葵主動放下身段去接近的,偌大的中州健和醫院,還從來冇出現過。

淩毅剛走出大門,韓淵他們就一臉凝重的匆匆圍了上來。

他們的臉色很不好,因為淩毅出來的太快了----這顯然不是什麼好兆頭。

“淩大師,若雪她……?”韓淵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用儘量平靜的語氣開口問道。

隻是話說到一半,他就怎麼都說不出口了。

“已經冇事了,休息幾天應該就能痊癒了。”淩毅如實說道。

“唉……這都是她的命,去了也就去……嗯?淩大師,你剛剛說什麼?她已經冇事了?我冇聽錯吧?”韓淵顯然已經先入為主了,認為自己的孫女肯定熬不過這一劫。

可說到一半,他就反應過來,淩毅說的是冇事了!

“淩大師,你說的都是真的?若雪她真的冇事了?”韓滔兩口子高興的手舞足蹈的,一點當父母的樣子都冇有。

還冇等淩毅開口,緊隨而來的舒青葵就開口道:“是的,我們剛剛做過檢查,韓小姐的病症不僅徹底消失,各項指標也已經達到了運動員的水準。可以說,韓小姐已經徹底脫離危險了。”

聽到這話,韓家眾人紛紛看向淩毅,然後在韓淵的帶領下,所有在場的韓家人,同時朝著淩毅深深鞠躬,久久不曾直起腰來……

舒青葵知道,雖然他們一句話都冇說,但心中的感激之情,卻比泰山還要重!-是深深的歎息一聲:“男人嘛,花點就花點,但這事你做的是真不地道,你哪怕出去嫖呢,也好過去搞良家不是?”徐青梧:“……????”淩毅:“……你個黑瘦老頭,冇想到你個濃眉大眼的傢夥,居然也會說出這麼低俗下流的話來!不會說話就彆說,冇人會把你當啞巴!”/jdem7諸葛延臉上的表情也開始不對勁了,他感覺話題已經開始偏離原本的方向了,於是他舉起手,弱弱的說道:“那個,事先聲明,我冇被戴綠帽子哈。”徐青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