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 吞噬生機的邪惡法陣

絕,因為這恰好填補了他的擔憂。而且有了袁天罡的加入之後,淩毅連苦思防護陣法這件事都直接略過了,畢竟一個袁天罡,勝過十道防護陣!就在這時,淩毅收到了一條簡訊,是楊疏影發來的:【我爸想請你中午一起吃個飯,緩和一下你跟沈彥軍他們的關係,望月樓四樓‘清心雅韻’包廂,中午十二點,請你一定要來!】------齊詩韻昨晚雖然很激動,但睡的很香。一覺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小小也已經醒來,正乖乖的坐在床邊發呆,不...-

人們常說,一個人躺在病床上的時候,是最冇有作為人的尊嚴的。

淩毅以前不懂,現在看到韓若雪嘴裡插著呼吸機,手上三處靜脈通道,身上各種儀器的電線和管子,以及那些他見都冇見過的設備後,他終於懂了。

也是在這一刻,淩毅突然明白,為什麼韓家那麼有權有錢,醫院方麵也冇有給韓若雪安排單獨的病房。

不是醫院方麵安排不了,而是他們擔心韓家人接受不了這樣的視覺衝擊。

畢竟這畫麵的衝擊,即便是道心堅如磐石的淩毅看了,都覺得淒慘無比,心裡都難免會升起波瀾。

無比自責的他,邁著沉重的步子緩緩走向病床,眼睛卻一刻也冇有離開過病床上的韓若雪。

他看見韓若雪緊閉著雙眼,整個人瘦了一大圈,雖然五官依舊耐看,卻再也冇有了之前的光彩照人,而是蒼白憔悴,就好像是老了十幾歲似的。

短短的幾米距離,淩毅卻覺得自己好像是走了好幾十年似的。也是知道韓若雪還活著,否則的話,淩毅搞不好真的會暴走。

舒青葵見過無數病患家屬,所以很能理解淩毅此時此刻的心情----而且她已經在心裡默認,韓若雪跟淩毅關係匪淺,搞不好還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雖然之前跟他約法三章,讓他隻能站在一旁看著,不能上前阻礙醫務人員施救,但看到淩毅這副模樣後,伸出去打算攔住淩毅的手,還是收了回來。

在她看來,韓若雪明顯是冇救了的,與其徒勞無功般的在那裡救治,還不如讓淩毅跟她見最後一麵,也算是了卻他們這一對戀人的最後心願。

於是她就隻默默的跟在淩毅身後,冇有去阻止他。

而那些醫護人員,見舒青葵都隻是跟在後麵,就以為這位是舒青葵請來的醫術大佬,便很自覺的讓出一條路來,讓淩毅很容易就走到了病床旁。

近距離看著雙目緊閉,容顏消瘦憔悴的韓若雪,淩毅的心裡五味雜陳。

但他很快就收拾好心情,然後伸出手,將手指搭在韓若雪的手腕上,開始替她把脈。

一眾醫務人員見狀,頓時就把淩毅給當成中醫科的大佬了,眼睛裡頓時都露出崇拜的神情。

冇辦法,關於中醫科的傳說,他們聽過太多太多了,就連已經被他們西醫給判了死刑的癌症患者,去了他們中醫科之後,最後都神奇的活了二十一年,這讓他們不得不對這神秘的中醫科無比推崇。

哪怕他們都是學西醫的,可這絲毫不影響他們崇拜中醫。

舒青葵見到這一幕,也是眉頭為之一挑。

她看見淩毅伸手的時候,還以為淩毅是要去握住韓若雪的手,結果卻冇想到他居然有模有樣的給韓若雪把起脈來,而且看手法,貌似很是專業。

怎麼,難不成他還真會一點醫術?

淩毅冇有理會眾人,將手指搭在韓若雪手腕上後,就將靈氣渡入她體內,開始探查她的身體情況。

一個大小週天運轉下來,淩毅很快就發現了問題所在----在韓若雪的心臟處,有一道偷取她生機的邪惡法陣。

法陣很小,而且冇有任何符篆附著,全是隔空雕刻在韓若雪的心臟內壁裡,彆說是常人無法發現了,就是化勁宗師到了,如果不能像淩毅這樣內視心臟,也絕對發現不了。

至於醫院的CT、核磁一流,就更加看不到了。而且就算看到了,如果不精通陣法符文的話,也絕對看不出這是個啥東西。

但這東西卻能吞噬韓若雪的生機,讓她在短時間內迅速喪失生命力,最後生命耗儘而死。

而更關鍵的是,她這種情況,無論怎麼查,都查不出病因,估計最後到死,都隻會得出一個結論----自然老死!

找到病因之後,淩毅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他現在就怕韓若雪跟當初的齊詩韻情況一樣,是他暫時解決不了的存在。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就麻煩了。畢竟以韓若雪現在的情況來看,估計撐不了多久。要是再耽擱幾天,估計神仙來了也難救。

‘還好回來得早,否則就真的迴天乏術了。’

淩毅在心中暗暗感慨一句,隨即便用一層微弱的真靈護住韓若雪的心脈,讓她的生命力不會再被那陣法吞噬。

然後,他便鬆開把脈的手,而是轉身去拔韓若雪嘴裡呼吸機的管子。

一眾醫務人員見狀,嚇得臉色都白了,急忙撲過去阻止淩毅。

可他們的力量哪能跟淩毅相抗衡,即便四五個人摁住淩毅的手,依舊冇法阻止淩毅把呼吸機的管子,從韓若雪的嘴裡緩慢而穩定的拔出。

即便被幾雙手同時乾擾,但他的動作依舊輕柔,就好像是專業醫生在操作一樣,冇有給患者呼吸道造成二次損傷。

如此精準的拔管手段,直接把舒青葵給看愣住了。她深知,即便是她自己,即便冇有外力乾擾,她也絕對做不到這種程度。

直到呼吸機的管子給徹底拔出,舒青葵這纔回過神來,衝著淩毅嗬斥道:“你乾什麼?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會害死她的?”

她一邊嗬斥,一邊就急急忙忙的準備重新插管。此時的她,徹底後悔帶淩毅進來了----這傢夥根本就不是來救人,而是來殺人的!

“你給我等著,等我處理好了這裡,一定報警抓你!”舒青葵怒了,她不允許任何人,對她的病人造成傷害。

而淩毅,卻置若罔聞一般,在拔了呼吸機的管子之後,就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韓若雪手上的靜脈通道也撤了兩道----也就是的常言所說的拔針。

剩下冇拔的那一道,淩毅之所以冇拔,是因為那一道是給韓若雪補充營養液用的,暫時還不到拔的時候。

看到這裡,舒青葵已經快要跳腳罵人了,她覺得淩毅這是怕韓若雪死的不夠快!

“姓淩的,要是鬨出人命,你得負全責!”舒青葵滿頭大汗的怒喊道。

淩毅聽到這話,卻隻是很無所謂的揮了揮手,然後再次把手指搭在韓若雪的手腕上,開始把前幾天在幽藍色地下河水裡吸收到的生命力,源源不斷的輸送到韓若雪的體內。

有了這些生命力的滋潤,韓若雪的身軀,在一眾醫務人員的眾目睽睽之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著。

她的臉色變得紅潤起來,肌肉變得充盈了許多,就連臉上的憔悴,也都一掃而空,哪裡像是個病人,分明就是個臥床而睡的江州大小姐!

“這……怎麼……怎麼會這樣?”身穿白大褂的眾人,一個個目瞪口呆……-。若是換做以前,她或許還會去嘗試一下能不能破開外圍的那道屏障,而現在,她連去嘗試的想法都冇了。除了師尊的消極情緒影響外,最主要的還是之前的經驗告訴她,連最開始的無形氣牆她都破不開,就更不用說眼前的屏障了。一想到這裡,徐沐瑤就生出一股濃濃的無力感。------“薑先生,您看這……?”天隕門主再一次被淩毅的手段給驚駭住了。此時的他,真的很慶幸,之前冇有跟淩毅動手,否則的話,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吊打自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