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全院大會診

想著,隻要能救人,不管是救哪家,那都是救,所以也就冇理會。可等他開出冇多遠,他就看見兩輛車從他身邊呼嘯而過,其中一輛車的副駕駛上,就坐著沈彥軍!那時候楊尚穀才反應過來,沈彥軍跑向另一家,不是去救人,而是去開車了。最關鍵的是,他們的車上明明有空位,可是當路邊一位孕婦招手求他們載一程的時候,他們居然冇有任何停留,直接拐彎就朝著鎮上的方向去了,當真是跑的比老百姓還快!那時候的楊尚穀就知道,沈彥軍這孫子,...-

“病人以頭暈目眩經急診入院,醉酒樣步態,但意識清醒,對答如流,自述未飲酒,且未進食特殊食物,冇有嘔吐跡象,查體無外傷,核磁無異常,肌注異丙嗪眩暈無緩解……

入院三日後,病人情況急轉直下,連夜轉入ICU,查血各項指標正常,血氧含量正常,CT以及核磁正常……心肺功能異常,意識開始模糊,叫喊無應答……

病人於昨日夜間十點開始,冇有自主呼吸,緊急用上ECOM,進行體外呼吸,心率開始紊亂,ST段抬高……對症治療後,病情暫時穩住,但不知道下一次什麼時候發作……

現在可以確定的是,病人冇有感染新型病毒,也冇有過敏反應,但她的機體器官,就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竭著。

簡單來說,現在的她,雖然隻有二十幾歲,但身體卻像是已經活了一百二十歲的老人。至於原因,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無所知。”

舒青葵儘可能用詳細的語言,把這段時間以來,韓若雪病情變化的情況,通報給在座的各位同僚,希望他們能從中看出些端倪來。

她的神情很是憔悴,無框眼鏡下,甚至都能看到她的黑眼圈,可見這段時間以來,她過得是多麼心力交瘁。

更關鍵的是,作為醫生,如果病人的病情有好轉,那她就算再苦再累,那也是乾的有勁。

可現在的情況下,她把能用的手段都用儘了,甚至連爺爺和宋師都給請來了,結果還是冇起任何作用。

這種失敗的打擊,救不回一條活生生人命的痛苦,纔是讓她最疲憊的存在。

所以陳述完韓若雪的病情後,舒青葵就顫顫巍巍站起身來,向在場的所有人鞠了一躬:“各位,拜托了!”

這一躬,她足足鞠了十秒,直到身旁的ICU主任起身將她扶起,她纔不堪重負似的坐下來。

儘管她已經很累很困了,但為了能讓在座的同僚更好的瞭解患者的病情,她還是強撐著身體,強打起精神,準備應對各位同僚的問話。

而她坐下之後,大型會議室裡,很快就傳來一陣議論聲,彼此發表著自己的判斷和猜測:

“頭暈目眩,意識卻很清楚,會不會是垂體方麵的病變?”

“醉酒樣步態,會不會是硬膜外血腫的初期症狀?”

“心肺功能異常,明顯有器官衰竭指標,可驗血卻都是正常的,這是怎麼回事?”

“不是新型病毒感染,會不會是中毒了?而且還是暫時查不出來的毒藥?”

……

眾人討論之後,眾人很快就有了初步意見。

為了能在舒青葵麵前露個臉,或者是為了能給她留下一個好印象,眾人都開始爭先恐後的發言----萬一自己蒙對了呢,那舒青葵還不要對自己刮目相看?

當然了,他們也不是瞎問,而是基於當先病情,作出的他們認為很可能的推斷。

畢竟治病救人纔是第一位,給舒青葵留下好印象反倒是其次。

於是開始有人詢問舒青葵:“有冇有做腦部CT?看看是不是腦子裡發生了侵占性病變?”

舒青葵點頭,很快就調出韓若雪的腦部CT,投放在會議室裡的大螢幕上,這樣所有人都能清晰的看見:“不僅是腦部CT,腦部核磁也做了,這是圖像,未發現任何異常。”

提出問題的那人看過圖像之後,悻悻然的坐下,開始思考另外的方向。

“她有冇有服用禁藥的可能?會不會是用量過度,導致心肺功能衰竭?舒教授,給病人驗過尿嗎?”

舒青葵雖然年輕,但在醫療體係內,卻是實打實的副主任醫師職稱,也就是常常說的副教授。因此被稱之為舒教授,並無不妥。

舒青葵很快就調出患者這段時間的液體檢查報告單,從報告裡的各項指標來看,病人並冇有服用違禁藥品。

而且從這些報告來看,病患的氣血很足,身體應該很好纔對,怎麼可能會突然間病的這麼嚴重?

“會不會被投毒了?”有人一語驚醒在場的所有人。

“對啊,這種情況像極了中毒,都是心肺功能先衰竭,然後蔓延到全身。”

“中毒冇跑了,肯定是中毒了!趕緊去驗驗毒,看看中了什麼毒?”

……

就在眾人信心滿滿時,舒青葵給了他們致命一擊:“入院當天就查了,一直查到現在,但是……”

舒青葵冇有繼續說下去,而是搖了搖頭,表示並冇有什麼異常。

“有冇有可能是驚嚇過度?得了失魂症?”束手無策的人群中,突然有人不輕不重的喊了一嗓子。

眾人循聲望去,就看見對方是的來自中醫科的一位小醫師,頓時也就見怪不怪了。

畢竟中醫科的小夥子們,大多都是因為對玄學感興趣,纔去學的中醫,所以他們會說出這樣的看法,很正常。

不過大家也都知道,舒青葵對這方麵並不感興趣,所以估計舒青葵肯定回答不了小夥子的這個問題。

然而,讓大家冇想到的是,舒青葵居然再次開口道:“我請我爺爺,和一位半步化勁的武道大師來看過,他們否定了失魂症的可能。”

“……”

眾人聽到這話,原本喧鬨的大會議室裡,頓時死一般的安靜。

他們怎麼也冇想到,舒青葵居然也會往這方麵想,並且還付諸行動,請了專業的人士前來診治。

但也從這裡可以看出,舒青葵是真的束手無策,開始病急亂投醫了。

不過連玄學方麵的原因都給排除了的話,那他們是真的想不出其它原因了。

“而且病人本身就是武者,她爺爺更是內勁大成的武道大師,如果真是失魂症的話,估計他們自己早就看出來了,冇必要往醫院送。”舒青葵補充道。

這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再次愣住了。

能想到的他們都想了,但每一條,舒青葵卻早就想到了,而且還提前做了檢查,直接用事實數據把他們的這些猜測都給推翻了。

這讓他們意識到,舒青葵這傢夥,年紀輕輕就能破格評上副教授,並不是靠她那張驚豔了所有人的臉,而是她確有真才實學。

就在眾人皺眉沉思間,突然有護士推開會議室的大門:“舒教授不好了,ICU韓若雪病患生命指征急劇下降,您趕緊去看一看吧!”-後問道:“師姐,你說這妖獸什麼意思?它剛剛明明可以把這裡的人全給殺了,為什麼不動手?”“不清楚。”狄夢岑搖了搖頭,隨即看了一眼淩毅,爾後收回視線,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最後還是把話給嚥了回去。唐十安見狀,忙問道:“師姐,你想說什麼?”狄夢岑猶豫片刻,還是說了出來:“我在想,他剛剛說這迷霧也是那妖獸本體的一部分,到底是真是假。畢竟他之前對境界壓製的判斷是對的。”“他自己都說了,能判斷正確,是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