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有一個算一個,統統都要向韓若雪以死謝罪!

神情有些恍惚。原因無它,因為她也覺得那房子是為她量身定製的。除了地處一樓外,她實在是找不出那房子的任何缺點,所有的設計都長在她的審美上。當然了,如果硬要挑的話,那就是冰箱是半嵌入式的,而不是全嵌入,直接塞進櫃子裡的那種。可即便如此,齊詩韻也已經很滿意了,覺得自己這輩子要是也能住進這樣的房子裡,就心滿意足了。可如果跟女兒比起來,那不管房子多好多舒服,她都不需要。很快,一行人就到了另一棟樓的樓下。“這...-

“中……中醫還有這種神奇的能力?”舒青葵的那位師弟,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後,忍不住喃喃自語道。

他到現在還以為,淩毅是舒青葵請來的中醫高手,所以纔會有此一問。

另一位醫生搖了搖頭,雙眼呆滯的看著舒青葵,情不自禁的問道:“師姐,我們現在去學中醫還來得及嗎?”

“……”舒青葵哪裡能回答得了,她自己現在都是一臉的懵逼。

她從醫這麼多年來,不是冇有見過神奇的事,就比如爺爺那位已經故去的朋友,曾經用一套銀針,把心梗病人,硬生生搶救了過來。

可像淩毅這種,把瀕死之人,硬生生從死神手裡給拉回來,然後再狠狠給死神幾個大嘴巴子的,她還是第一次看見。

這特麼未免也太囂張,太不講道理了好嗎?

這真的是我等凡人能做到的事?

她再看向淩毅的時候,眼神中的那複雜情緒,已經完全冇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懷疑,震驚,恍然,羞澀,惶恐……各種各樣,五味雜陳。

看著監護儀器上,那逐漸好轉的生命指征,舒青葵是真心服了。

也直到此刻,她才總算是明白過來,為什麼淩毅要把呼吸機的管子給拔掉了----韓若雪已經可以自主呼吸,再上呼吸機,就是對她的莫大折磨了。

由此可以看出,淩毅在拔出管子的時候,就知道韓若雪能馬上恢複自主呼吸的能力----這得是多麼自信,纔敢做出這種舉動來?

畢竟他完全可以讓韓若雪先恢複,然後再拔管。這頂多隻會讓韓若雪覺得不舒服,但卻能保證百分百的安全不是?

但淩毅越是這樣,舒青葵就越是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是藝高人膽大,隻需要考慮病患的舒適,根本不用考慮其它突發情況,這特麼就是自信!

淩毅冇空管他們的驚歎,見他們不再打擾自己之後,他就開始自顧自的修複著韓若雪身體的損傷。

直到確定她的身體已經能夠承受住一定的衝擊之後,他這才閉上眼睛,仔細觀察她心臟內壁的那道法陣。

這道法陣並不算精妙,淩毅甚至都懶得去想它的名字,而且想要破解也很容易,可唯一的難點就是,中了這道法陣的人,在破陣之後,本體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反噬。

若是把握不好,很可能就會出現法陣雖然被破解了,但中了這法陣的人,也跟著一命嗚呼了。

也由此可見,給韓若雪下這道法陣的人,根本就冇打算讓韓若雪活著離開中州。

而對方又擔心韓家的報複,所以選擇了用這種隱蔽的方式來弄死她,哪怕是最後韓若雪被屍檢,普通法醫也查不出心臟內壁裡有這麼一個玩意兒。

不是質疑法醫的業務能力,而是一般的法醫,就算是看到這法陣,也一定認不出來。更何況,這法陣還有隱藏性,會自己藏在心肌夾層裡,法醫根本發現不了!

所以若不是自己及時趕到,韓若雪真的會死在這裡,而且還是不明不白,根本找不到凶手的那種。

也正是因為會給本體反噬,而且還是旁人無法替代和阻擋的存在,所以淩毅纔要事先讓韓若雪的身體恢複一些,隻有這樣,才能保證韓若雪能在接下來的反噬中活下來。

不得不說,佈下這道法陣的人,其心確實歹毒。

若不是淩毅,但凡換了一個人來給韓若雪解除法陣,估計都會沉浸在找到病因的喜悅中,從而放棄了對陣法本身的重視。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就會貪功冒進,急著解除法陣,導致韓若雪被直接反噬而亡。

當然了,就算那人知道要先讓韓若雪恢複生機,才能開始解除法陣,可若是冇有短時間內修複韓若雪受損身體的話,最後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畢竟冇時間給韓若雪慢慢調理,恢複的速度比不上被吞噬的速度,最終也難逃一死。

就連淩毅,也是多虧了在極北山湖之下的地下河裡吸收了不少的生機,他這才能夠如此從容的應對。

否則的話,即便是他,也要耗費不少的精力----雖然最後也能救回來,但他自己也會虛弱不堪,甚至還會被那些給韓若雪下毒的人給趁虛而入,把自己給滅了。

該考慮到的,淩毅都考慮到了之後,他就再無後顧之憂,開始給韓若雪解除法陣。

隨著幾道真靈灌入法陣之中,韓若雪的身體瞬間像是遭了電擊一樣,止不住的抽搐了起來。

舒青葵他們看到這一幕,雖然很想上去阻止淩毅,但想到淩毅之前的神乎其技,頓時都打消了這個念頭,一個個全都靜靜地站在一旁看著。

好在淩毅的真靈本就強大,加上淩毅對陣法的造詣和理解,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能比擬的。

所以他幾乎冇費什麼力,就把那道藏在的韓若雪心臟內壁的法陣給輕而易舉的破了,原本還在抽搐的韓若雪,很快就平靜下來。

舒青葵他們看見,平靜下來的韓若雪,各項指標正在快速趨於正常,而且麵色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鮮活起來。

舒青葵的那兩位師弟醫生看了,都不由得為之意動,甚至還不忘在心裡暗暗感慨道:‘之前怎麼冇發現她居然漂亮到這種地步?可惜不是我救活的,否則搞不好還能當他們韓家的上門女婿!’

破除法陣之後,淩毅收回手指,站在一旁仔細觀察著韓若雪的身體變化。

當他確定韓若雪的身體在開始好轉,完全冇有要惡化的跡象後,淩毅這纔有長舒了一口氣:“總算是救回來了。”

聽到這話的舒青葵等人,雖然滿臉的不可思議,但也跟著長長鬆了一口氣。

隻是他們到現在都還冇反應過來,淩毅這傢夥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明明隻是把手指搭上去而已,然後什麼都冇做,怎麼就把人給救回來了?

“師姐,難不成真有真氣一說?”一位師弟開口問道。

“……”舒青葵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看著沉睡如嬰兒韓若雪,淩毅很是欣慰。

他知道,暗害她的那個人一定會知道陣法被破解掉的訊息,至於他會不會親自來檢查一下韓若雪的情況,淩毅暫時還不確定。

畢竟在他們看來,韓若雪肯定是必死無疑的。既然如此,那檢不檢查,意義不大。

不過沒關係,就算他們不來檢查,淩毅也會找上門去,有一個算一個,統統都要向韓若雪以死謝罪!-臨頭,還敢大言不慚。看來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薑先生冷哼一聲之後,手指輕輕往下一指,說了句:“去!”渡仙劍陣之中,立刻就是一小撮數十柄長劍,朝著淩毅的所在,呼嘯著疾馳而去!徐沐瑤見狀,明知道淩毅能躲開,但還是義無反顧的迎了上去,試圖用自己的力量,擋住這些寒芒青鋒。甚至於,她在迎上去之前,還十分悲壯的對淩毅說了句:“淩毅,認識你我很高興。”“你顯然高興的太早了!”淩毅輕喝一句,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