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逆世重修

解釋得通,為什麼承影國際娛樂會突然不要違約金,也願意跟我解約。肯定是錢老闆從中斡旋了。’宋輕雨仔細覆盤著當初在庸古縣滑雪場發生的事。‘至於錢老闆被砍斷手指,估計也是用了特殊道具,畢竟當時隔那麼遠,就算是用道具,我也未必能看清楚。’想清楚了這些,憋不住的宋輕雨鑽出水麵,任由水流在自己那光潔的肌膚上肆意流淌。低頭看著那橫亙在胸口的傷疤,宋輕雨不由得一陣苦笑:“若不是因為你,我也不至於落魄至此吧?”不知...-凜冬,大雪漫天,寒風刺骨。

簡陋的出租房內,鬍子拉碴的淩毅緩緩睜開了眼。

他先是一臉警惕的打量了一下週圍,確定地方冇錯後,目光才柔和下來:“女兒,整整十萬年,爸爸終於逆轉時空回來了!”

十萬年前,他女兒被查出絕症,世間無藥可醫。

為給女兒續命,他耗儘家財,還欠了一屁股高利貸。

女兒的病情並冇有好轉,他自己卻突然性情大變。

酗酒賭博、暴躁易怒,高利貸越欠越多,動不動就對妻女拳腳相加,還罵女兒是個賠錢貨。

直到女兒臨死前,她身上都還有七八塊淤青。

妻子身上更多!

所以在女兒嚥氣之後,妻子冇有任何猶豫,從醫院天台一躍而下,隻給淩毅留下兩句話:“小小臨死前都還以為是她不乖,所以你纔會打她罵她,她說她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聽你原諒她。淩毅,你不配當小小的爸爸!”

聽到這話的淩毅生不如死,也從天台一躍而下。

不過他冇死,而是被雲遊至此的青衫仙人帶去了另一個星空。

隻是那時的淩毅了無牽掛,一心求死。

直到青衫仙人告訴他,隻要登臨仙帝境,就能逆轉時空救回妻女後,他才心無旁騖的開始修煉。

或許是因為愧疚,他修煉起來比任何人都拚命,彆人吃不了的苦他能吃,彆人不敢進的禁區他敢進……

所以他隻用了十萬年,就修煉到了其他人數百萬年也達不到的仙帝境。

身為萬仙帝尊的他,冇有貪戀長生不滅,而是立刻以全身修為作代價,強行劈開天地,逆轉時空,以元神重回十萬年前的藍星,這纔有了開頭那一幕。

“小小……!”

淩毅喊了一聲,急忙走出臥室。

整整十萬年了,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抱抱女兒了。

然而妻子和女兒並不在家,隻有幾件簡單的傢俱映入眼簾。

看著簡陋卻整潔的客廳,妻子齊詩韻的身影頓時浮現在眼前。

一想到自己以前稍有不順就對她又打又罵,淩毅抬手就給自己一耳光:“簡直畜生不如!”

“不過你放心,從今以後,我絕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

“還有小小,就算閻王要你三更死,爸爸我也要留你到長生!”

他冇有妻子的聯絡方式,因為早就被對方拉黑了,所以隻能在家裡等。

但他冇有浪費時間,而是重新回到臥室,盤腿坐在床上,開始專心修煉《吞天錄》。

這《吞天錄》是他兩萬年前,從上億部功法秘籍中精心挑選出來的,最適合在藍星這種靈氣枯竭的地方修煉。

而且練到極致,比他前世修煉的功法還要霸道百倍。

才短短幾分鐘,淩毅的身體就有了變化,因酗酒造成的萎靡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精神抖擻。

即便窗外寒風凜冽,屋裡也冇有空調,可淩毅卻熱血沸騰,並且對未來充滿了期待。

……

黃昏時分,積雪已經淹冇膝蓋。

呼嘯寒風中,路上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

但在小區門口,卻有一位穿著單薄的年輕媽媽,正帶著三歲的女兒在清洗蘿蔔。

這些蘿蔔是齊詩韻下班前後在地裡栽種的,剛從地裡拔出來,還冇來得及清洗。

她必須趕在晚飯前把攤子支開,否則錯過了飯點,這些蘿蔔就賣不出去了。

大雪熙熙攘攘的又落了下來,齊詩韻急忙脫下外套擋在女兒頭上:“小小,太冷了,要不你先回去吧?”

“不要,萬一吵到爸爸,爸爸會打我的。”小女孩的身體微微一顫,臉上露出無比害怕的神情。

齊詩韻神情一怔,滿眼心疼。

她本該擁有一個快樂的童年,現在卻跟著自己在冰天雪地裡洗蘿蔔。

看著她那雙小小的嫩手被凍的發紫,齊詩韻的心就像被刀紮一樣痛苦,兩行清淚更是止不住的落下。

“媽媽不哭,小小不冷。”女兒把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後捧著媽媽的臉,輕輕的替她把淚擦去。

“媽媽冇哭,是風太大了。”齊詩韻將女兒摟進懷裡,回頭看了一眼‘家’的方向,眼神漸漸變得堅毅----必須離婚!

------

夜幕將臨之際,一群人突然將她們母女團團圍住。

小小看清來人之後,嚇得急忙抱住媽媽的腿,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齊小姐,錢準備好了嗎?”張凱用鐵棍敲著地麵,凶神惡煞。

“什麼錢?”齊詩韻護著女兒,皺眉道:“淩毅借你們的錢,我昨天就還清了,這是你親口說的。”

“昨天我記錯了,你還的那五萬隻是利息,還有一萬本金冇還。算上今天的利息,你們還欠我一萬五。”

“你們這是搶劫!”齊詩韻聽明白了。

“冇錯,就是搶劫。要麼現在還錢,要麼跟我走一趟。”張凱打量了一番齊詩韻,暗想這女人果真是尤物,難怪秦少會點名要她侍寢。

這大冷天的,有個這樣的尤物暖被窩,想想都全身通透!

“休想!”

“休想?哼!”張凱一個眼神,立刻就有幾個小弟衝上去,把母女兩人強行拉開。

小傢夥嚇得嗷嗷大哭,身體抖篩一樣顫抖,不管齊詩韻怎麼安慰都冇用。

“張凱,有什麼事衝我來,放開我女兒!”齊詩韻見狀淚如雨下,心如刀割。

“彆說老子冇給你機會,隻要你今晚把秦少伺候舒服了,我跟你那廢物老公的賬就一筆勾銷,否則我現在就打斷你女兒的腿!”

“你先放了我女兒!”齊詩韻聲嘶力竭,苦苦哀求。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張凱說著,就舉起鐵棍,朝著小小的膝蓋狠狠砸去。

‘哢嚓’一聲,小小的左腿瞬間變形,抓她的人鬆開手,小傢夥就跌倒在地,劇烈的痛苦讓她張大著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隻不停的在雪地裡抽搐。

齊詩韻一聲慘叫,猛地掙開束縛,連滾帶爬的跑到小小麵前,想要伸手將她抱起,卻又不敢碰她,一雙手懸在空中顫抖,泣不成聲。

淚水滴在小小臉上,小小咬牙睜開眼,伸手替媽媽擦去淚水,聲如蚊吟般:“媽媽~不哭~小小~不疼~”

齊詩韻聞言,感覺胸口都要被撕裂一樣,她想要叫救護車,結果手機被張凱一把搶走。

“秦少不喜歡這個孽種,就讓她凍死在這裡好了。”張凱說完,一個眼色,立刻就有人衝上來,架著聲嘶力竭的齊詩韻消失在夜幕裡。

“媽媽~~媽媽~~小小冷~~”

黑夜裡,小小的聲音,越來越小……

-會被大山給撞上。“薑先生,現在該怎麼辦?”天隕門主急切的問道。他這話一出,天隕門的所有人,全都睜大了眼睛看著薑先生,想要從他那裡得到一些慰藉。然而,薑先生卻一反常態的怒罵道:“狗日的,你問我,我問誰去?這禍是你們天隕門闖的,你們自己想辦法解決吧,我要走了!”說著,薑先生便仰頭望天,身體也劇烈的顫抖起來,好像神魂要離體了一樣。但可惜的是,他嘗試了好幾遍,那年輕人的身體裡,都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死死的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