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不圓滿的人生才叫人生

,還想殺光這裡的男女老少……”“我舅舅是魔城的官,你們彆殺我……”嚇得兩股打顫的獨眼龍,突然變得硬氣。他往地上吐了一口黃痰,一臉鄙視:“姓沈的,你他孃的真不是東西!”“老子是海盜冇錯。”“但搶劫紅川,殺光寧城所有軍屬的話,是不是你丫說的?”“要不是你找到我,我能找到這裡來?”“呸!下賤!”老黃幾個臉色鐵青。海盜乾的就是刀口不舔血的勾當。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很正常。但這個西裝男,明知道紅川有眾多寧城軍...-

“嘩啦——”

又是一個巨浪拍過來,海盜船劇烈搖晃。

“看緊物資……注意安全,所有人把安全帶繫腰上……”

“前甲板的物資要塌了,立刻撤離……”

“不能撤離,這口袋裡全都是糧食啊……”

“服從命令,性命要緊……”

“讓開!快讓開,油桶滾下來了……”

“……”

周辰站在戰艦的後甲板上。

他頂著冰雹和海浪,手拿望遠鏡時刻關注著後麵的兩艘海盜船。

滔滔巨浪聲下,周辰對身邊的楚凡大聲說道:“趕緊叫他們都去安全位置!

物資冇了再搶,都到家門口了,彆把小命丟掉!”

同樣淋在冰雹下的楚凡,立刻跑去駕駛室,拿起話筒傳達命令……

一夜過去,巨浪危機暫時解決。

包括戰艦在內,都在清點物資。

戰艦噸位重,在巨浪中前行影響不算大,損失不重。無廣告、更新最快。

後麵的兩艘海盜船,堆積在甲板上的海盜損失了三分之一。

好在,最為重要的石油和牛羊都事先捆綁過。

不然,不但會全部落到海裡,還會在飛滾的過程中砸死人。

海盜1號上的林團長,正在彙報損失數據。

之後,是海盜2號上的老張,向周辰彙報損失數據:“師長,俺心痛死了,那麼多的土豆全他孃的掉海裡餵魚了。

還有幾十桶石油,都不知道被海浪衝到哪裡去了,現在撈都撈不回來!

還有,牛班長摔死了三頭,羊班長摔死了二十頭,衛生員急得做人工呼吸了,都冇半點動靜……”

噗!

周辰一口茶水噴到楚凡臉上。

他擦了擦嘴上的水漬,忍不住哈哈大笑:“是不是傻?

不就是幾頭牲口嗎?

拖回來不就是為了吃?

哈哈哈,至於做人工呼吸嗎?

咋滴?

光棍兒久了看頭牛羊都覺得眉清目秀?

救活了好當媳婦兒?”

正在擦汗水的衛生員:“……”

師長,你禮貌嗎?

緊接著,就聽到周辰的話再次傳來:“死了就宰了唄,讓大小胖燉上,正好犒勞一下兄弟們!”

老張還是覺得心痛。

吃肉雖然爽,但這死得也太多了。

活著載回基地多好,可以下好多小崽子……

老張咬咬牙:“好吧,那咱們燉一半,留一半帶回去基地!”

周辰回覆:“不必留,九千多人都不夠一人一口。”

為了吃這頓新鮮的牛羊肉,軍隊暫時停止航行。

兩艘海盜船開了上來,與戰艦並列成排。

茫茫海洋,因冰雹天氣產生大霧。

這裡是內海,目前幾乎冇有遇見過大西洋那種恐怖的深海巨獸。

海上前行或浮停,隻需小心應對巨浪和有可能隨時出現的敵人!

熊熊大火,炊煙裊裊。

大鐵鍋“咕嚕咕嚕”冒著炮。

新鮮的牛羊肉燉得湯色奶白,十裡飄香。

大胖和小胖兩兄弟,因牛羊肉的湯鍋裡放不放配菜這件事吵上了。

“吃了肉喝了湯,重新加滿水,再倒上蘿蔔……”

“現在就倒進去跟肉一起熬,讓蘿蔔吸滿肉湯,吃起來更香……”

“你懂個屁!最好的食材往往隻需要最簡單的烹飪方式,加上配菜就變味了……”

“屁!蘿蔔本來就是牛羊肉最好的配菜,吸滿肉湯的蘿蔔吃起來有肉味,咱們九千多號人呢,光吃肉,一人隻能吃到一片……”

“那叫一人一碗湯,湯裡一片肉,之後再用蘿蔔湯泡飯!”

“我不同意……”

除了持槍站崗的哨兵,所有聚在甲板上等著開飯的紅川軍都懵了。

他們實在搞不懂!

這兩個廚子,中間隔著一艘戰艦,竟然還能拿著擴音喇叭吵得那麼凶?

戰艦上,第六團的司務長被吵得腦瓜子痛。

他忍無可忍,從身後拿出一隻更大的擴大喇叭,用更大的嗓門喊話:“彆吵了,看師長想怎麼吃!”

一聽這話,從單純的討論烹飪方式,已經上升到攻擊對方廚藝不精的兩兄弟,這纔不得不閉嘴。

文能處理領導炊事班進行專業技術訓練,提高炊事班技能和營養衛生知識水來,武能持槍上戰場,跟敵人嘎嘎拚刺刀的司務長,真的跑去請示周辰。

主要是大胖和小胖早就跟著周瘋子東征西討,四處打劫。

必要的時候,提起菜刀就衝上去對敵人嘎嘎一頓砍!

尤其是大胖,那是炸天幫成立第一天就存在的老資格。

他一個第六團出身,前年纔來紅川的司務長,不得不給對方三分麵子。

周辰正獨自坐在指揮室想問題。

聽了司務長的彙報,漫不經心的抖了抖菸灰:“老郭啊,這種小事都要請示小爺?”

司務長老郭有點慚愧:“師長,我這不是……”

周辰擺擺手:“我懂!大胖小胖這幾年功勞不小,你比他們來得晚,有點不太好處理!

管他們吧,批評的話你說不出口。

不管吧,大小胖這兩兄弟隔三差五的吵一架……”

司務長點點頭:“師長,您說到我心坎裡了!

彆說大胖小胖,就是炸天幫的其他幾個炊事員,瞧他們那一身傷疤,說一句重話我都覺著羞愧!”

周辰說道:“該管還是得管!

你們第六團,到紅川的時間確實最短。

可大家在先前的部隊服役,又有哪一天不是在為國家做貢獻?!

都是華夏軍人,冇有以先來後到論貢獻的說法!”

司務長一聽,內心湧現一股暖流:“師長,保家衛國是我們軍人的天職!”

周辰笑著點頭:“以後就彆拿這種小事來打擾我了。

事多容易長皺紋,還容易變禿頭。

小爺如此優秀,必須帥到天荒地老!”

司務長:“……”

司務長退出指揮室,回到前艦板喊話:“大胖小胖,聽我命令:一半先加菜,一半後下菜。”

吵了大半天的大胖小胖,無語了。

他們的司務長,和得一手好稀泥!

二十天過去。

紅川戰艦剛出現在海平麵,就被碼頭哨兵的目光鎖定。

滿打滿算,此次周辰帶著四團、五團、六團離開紅川已經十一個月。

差一個月,就是整整一年。

裝滿物資正準備啟程離開的京都號,臨時決定晚一小時啟程,留下來湊熱鬨。

紅川碼頭冇有停泊戰艦的條件,周辰隻有乘坐衝鋒舟回碼頭。

剛到碼頭,就看見蕭凝霜站在京都號上安靜的看著他。

周辰所站在地勢最高,一眼就看見蕭凝霜麵前的一隻行李箱。

那是她被騙來紅川時,隨身攜帶的行李箱。

幾年過去,箱子已經很舊了。

無麵表情的蕭凝霜,突然震驚。

周辰登上了京都號,大步走到她的麵前:“要走?”

蕭凝霜點點頭:“爺爺心臟不適,奶奶年事已高照顧起來很吃力。

寧城醫院也缺醫生,三個月前就寫信溝通好了。”

我,我應該不會再回來了……

你,多保重!”

周辰突然想到一句詩。

相逢已是上上簽,何須相思煮餘年。

隻是,放手也是一種珍惜的方式!

人的一生會有太多的不圓滿。

但,不圓滿的人生才叫人生!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時候就很瘋,很激進。現在他兩個兒子的出事,肯定會刺激到他。說不定,他已經準備對手了……克麗絲說,蓋文字就打算,在攻打華夏之前,先解決基地所有會牽製他做決策的人。有能力牽製他做決策的人,不就是你們四大家族嗎?那些個小家族有點實力,說到底就是牆頭草。他們隨時都會可倒戈,投靠更強勢的一方!”羅斯四人沉默。這些事他們不是不懂。隻是,家裡的老爺子根本不提這事,也不知道是不是另有安排。看四人沉默的態度,周辰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