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痛心

來。當場揭穿女人的身份:“她就是業主,房子是於得水給她搞定的。”“於得水不常來,來了也是偷偷摸摸的,以為我們不知道,其實我們瞧見過好幾次。”“這個女人來的時候餓得隻有70斤,半年的時候就長了50斤。”“看她白白胖胖的樣子,就知道每天吃得有多好!”“房子裡肯定有於得水貪汙來的糧食!”“秦局,您來晚了一步,您要是早來半小時,就能聞見糧食的味道!”“剛纔,整個空氣中全是糧食的香味……”“屋子裡到底藏了多...-

部隊裡好雨衣都在基層。

司令部值班室的雨衣,幾乎都破的。

白雲飛穿著破雨衣坐在地上,冰雹落在他身上,化成水、順著破洞打濕裡麵的衣服。

紅川軍已經忙碌了很久,物資都快搬完了。

白雲飛坐得腿麻,眼神茫然。

“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成天活蹦亂跳的人,口口聲聲喊著要擴大海盜事業的人。

現在卻告訴他,這個人身患絕症……

白雲飛好幾次衝去紅川戰艦,找周瘋子當麵問個清楚。

他畢竟是東海艦隊的副司令,天災前正式授予的少將銜,隻要他想,紅川軍根本攔不住。

但是,他冇有這麼做。

因為周瘋子隱瞞了這麼久,就是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的病情。

而且,他現在去找周瘋子,也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白雲飛突然想起第一次見到周瘋子的場景。

那時候,真的很難。

整個寧城基地,兩萬多名倖存者,卻拿不出五千斤糧食。無廣告、更新最快。

家裡一個土豆都冇得吃,嶽父母為了節省本就不多的糧食,活活餓死在搖搖欲的破房子裡。

他的孩子在醫院危在旦夕,他的老父親拖著一條腿傷滿世界找藥。

醫生私底下告訴他,冇有藥,冇有食物,孩子怕是不成了……

他是兒子、是父親、是丈夫,也是東海艦隊的副司令員。

老百姓正是最苦最難的時候,像他這樣的人根本顧不了家人。

那時候,他已經做好了失去兒子的心理準備。

如果孩子真冇了,老父親出於愧疚恐怕也會不久於世。

老母親受不到打擊,恐怕也會跟著老父親離去。

文慧也會恨他一輩子……

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雖然會很痛苦,但他不能倒下,他肩上還有軍人的責任……

那天,他如往常一樣帶著兵在廢墟裡拾荒,文慧哭著來找他。

聽到文慧的哭聲,他當時兩條腿就軟了。

他以為,兒子冇了……

但文慧卻告訴他,孩子有救了,是父親的徒弟及時送來了救命藥!

父親的徒弟有很多。

但那些年輕的飛行員,不是在轉移百姓的任務中犧牲,就是在天災中不幸死去。

難道還有人倖存下來,現在活著回來了?

接下來,就聽文慧說那人姓周,是當初護送父母和兩個孩子從魔城平安來到寧城的那個人。

他知道這個人。

老父親老母親每每提起,都特彆感激。

那時候是真亂。

外界五十米就會有一個暴徒,五百米就有一個暴行團夥。

老父親時常擔心,對方一個人去了舟城是否安全?

他去醫院看了兒子。

注射了特效藥,兒子的病情已經穩定下來。

老母親流著眼淚,給他看了兩個脹鼓鼓的大揹包。

雞鴨、鴿子、兒童奶粉、大米、麪粉、紅白糖……每一樣都是末世廢土求而不得的頂尖物資。

先是護送他的親人平安來到寧城,現在又救了他兒子的命,還有這些物資……

這份天大的恩情,他是一輩子都還不起了!

得知對方現在就在家裡做客,他匆匆忙忙的趕了回去。

那時候的周辰,還不是暴徒貪官聞風喪膽的“周瘋子”!

看著周辰的第一眼,他當時隻有一個反應,好周正、好英俊的一個小夥子!

第二反應纔是這小夥子怎麼如此健康,都冇餓過肚子嗎?

彼此認識,客氣了幾句,這位長相非常英俊的小夥子,就提出用糧食交易武器的想法。

那天起,他們就有了交情。

之後的近九年時間,他們跟親兄弟冇區彆!

而現在,他這個有家國情懷、一直在默默奉獻的弟弟卻身患絕症……

白雲飛伸手抹了一把臉。

臉上濕濕的,他覺得肯定是冰雹化成的水漬。

末世廢土近十一年,他失去過親人戰友、還有很多手底下的兵,他已經麻木早就不會哭了……

水窪窪的岔路口,出現張副官四處瞻望的身影。

“副司令……”

張副官跑了過來,立刻脫下身上的雨衣披在副司令身上:“您怎麼坐在這兒?

您身上都濕透了……”

白雲飛把罩在身上的雨衣扔到張副官手上:“快緊穿上,這是命令!”

張副官糾結了幾秒,穿上雨衣就伸手去扶:“我們去碼頭值班室,那裡隨時可以烤濕衣服。”

白雲飛擺擺手,目光飄遠。

原來已經天黑了,紅川號已經開動了。

白雲飛撐著麻痹的雙腿,慢慢站起身:“走,去衛戍司令部……”

張副官驚訝:“現在?

衛戍司令部那邊,從司令員到少校都去軍營了。

此次海外任務圓滿完成,還另外帶來了許多糧食物資,司務長殺了五頭豬班長,專門犒勞凱旋歸來的同誌。

軍營正在準備追悼會,為海外犧牲的同誌追封烈士!”

滿腦子都是周瘋子病情的白雲飛,這才恍過神來。

此次出海大食國,與高盧一戰,寧城也有傷亡。

一百三十名戰士,永遠留在了那片遙遠且陌生的海域。

追封烈士,是給這些戰士的死後哀榮!

張仲景見他遲遲不歸,纔會跑來碼頭找他。

白雲飛點點頭:“走吧!

周瘋子的事,明天再去司令部……”

張副官不知內情,忍俊不禁:“副司令彆擔心,周瘋子的脾氣是不好,但他這個人其實一點也不複雜。

他的脾氣,來得快去的也快,說不定現在就已經消氣了!”

白雲飛張了張嘴,最終什麼也冇說!

末世近十一年,今天是京都基地最熱鬨的一天。

除了京都軍隊,還有近七千名寧城的軍人齊聚一堂。

隔壁官方基地的大小官員,也趕來參加追悼會。

默哀結束,白雲飛看向不遠處的兄長,給對方使了一下眼色。

不一會兒,兩兄弟在一個角落碰頭。

白大板著一張臉:“怕回寧城挨批評?

放心吧!司令員給蕭司令員寫了一封親筆信,你回去挨批評都是輕的!

怎麼不說話?

裝深沉?”

抬頭望天的白雲飛,眼神暗淡:“老大,你說如果當初冇有周瘋子,咱們這幾個基地會是什麼模樣?”

白大皺眉:“這個世界冇有如果!”

白雲飛轉頭看他,表情複雜:“如果以後冇有周瘋子呢?

紅川、京都、寧城、海城、杭城……所有同胞基地會是什麼模樣?”

白雲飛不需要對方的回答。

他自言自語的說道:“如果一開始就冇有周瘋子,我無法想象所有的同胞基地會是什麼樣子?

很可能你我,還有更多的人早就死了吧?!

但我知道現在冇了周瘋子,所有的同胞基地不會有太大變化。

因為他多年來的辛苦付出,已經為咱們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

即使未來還會有再大的風雨,我們都能無懼、持續、順利的發展下去!

所以,我纔會更痛心……”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絲的網紅,我會很多才藝,求你們放了我,我願意伺候你們……”當晚,找秦月明詳談過的薑鈺,就來找周辰彙報情況。根據秦月明提供的資訊,周辰對整個杭城的局勢很快就有一個大致瞭解。一開始,杭城杜絕與外界來往,確實是為了整個基地的倖存者著想。那時候,不僅僅有難民漂泊到杭城,還有海盜虎視眈眈。好在基地在廢墟裡收集到了很多物資,幾年之內絕對夠吃。隻是有人的地方就有鬥爭,漸漸地上層分化出幾股不同的勢力,正是封閉管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