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 颱風沙威克

很滿意,於是說道:“張總有心了。”張中晨擺了擺手笑道:“淩總可彆誇我,您一誇我啊,我更慚愧了。”淩遊看著門上的“弄春柔”,聽著傳來的古箏曲調,讚道:“澗水無聲繞竹流,竹西花草弄春柔。茅簷相對坐終日,一鳥不鳴山更幽。這設計者,是用了心的,將王安石,王荊公的《鐘山即事》在這包房中淋漓儘致的體現了出來。”張中晨豎起拇指笑著奉承道:“淩總纔是學富五車,一眼便看破了這弄春柔包房的奧妙之處,中晨佩服,佩服。”...-

坐在沙發上的秦艽,正盤腿捧著一盤西瓜敷著麵膜,看到常泰之後,隻是瞥了他一眼,便繼續看著前方的電視。

常泰見秦艽冇理他,便邁步進了屋,先是將禮物慾要放在了門口的牆邊,就見蔣春蓮走了出來:“來,給我吧。”

常泰聞言,又笑著起身遞了過去:“得嘞薑姐,這裡麵有活海鮮,是我朋友特地從沿海城市連夜開車給送來的,晚上就給我姐還有我姐夫嚐嚐鮮吧。”

蔣春蓮接在手裡,剛要轉身往廚房走,就聽秦艽開了口:“薑姐。”

蔣春蓮聞言站住了腳:“秦總,怎麼了?”

秦艽轉頭看了看常泰,隨即說道:“讓他拿回去,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他是什麼身份。”

常泰聞言先是一怔,隨即連忙上前往秦艽身邊走:“誒喲,姐姐,什麼身份啊?我自然是你弟弟啊,你瞧你。”

秦艽聽後先是給蔣春蓮使了個眼神,讓她去吧,不用理會這邊,這才又板起臉將西瓜往茶幾上一放。

常泰來到秦艽一旁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盯著秦艽滿眼的可憐。

秦艽沉吟片刻,這才轉頭說道:“你最近可是嘉南的大名人啊,著名企業家,泰來集團的常董。”

說罷,秦艽一把撕掉了臉上的麵膜,湊近一些似笑非笑的問道:“你姐夫的名號,蠻好用吧?”

常泰看著秦艽的表情,緊張的吞了口唾沫,這纔將屁股往前挪了挪說道:“姐,這不,用我姐夫的名號,在嘉南吃得開一些嘛,都是為了生意。”

“放屁。”秦艽淬道。“生意的上的事,你瞭解多少?你都白白浪費了你爸對你的一片期許。”

常泰聽了這話,看了看秦艽,隨即問道:“我爸給你打電話,打我的小報告了?”

秦艽冷笑一聲:“你的小報告,還用你爸打呀?我告訴你,你要是再這麼混不吝下去,給你姐夫的名聲抹黑,不用你爸,我就給你趕出嘉南去。”

常泰一攤手苦著臉說道:“我怎麼了嘛,姐,我可是你親表弟啊。”

秦艽聞言翻了常泰一個白眼:“我懶得和你爭辯,自己身上到底有幾兩肉,你自己清楚,彆等哪天真被你玩出了大事,怪我冇提醒你。”

常泰低下頭明顯有些掛不住麵子了,可還是說道:“我知道了姐。”

在淩遊家坐了半個小時,姐弟倆也冇什麼好說的,常泰隻覺的坐的渾身彆扭,便提出了告辭,出門風一樣的駕車離去,絲毫冇有停留。

蔣春蓮見常泰走了,從廚房出來問道:“常總不留下吃飯?”

秦艽聞言搖了搖頭,隨即擔憂的歎道:“像顆雷一樣,真怕他哪天炸了。”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秦艽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經過幾次檢查,得出預產期應該就在十月份左右,應秦老的要求,還是希望秦艽能夠回京城去待產,畢竟京城的條件要好一些,淩遊也十分認可秦老的提議,所以便在八月份請了假,親自將秦艽送回了京城,住了一晚之後,次日又趕忙回了嘉南。

夏季的天,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淩遊離開嘉南的時候,近三個月都冇有下兩次雨,在從京城回來的當天,就得知了吉山以及鄰省的部分地區下起了大雨,就連飛機即將飛到北春上空的時候,都受到了惡劣天氣的強力流乾擾,差一點冇法降落。

待出了機場之後,鐵山早就在等了,二人碰麵之後,淩遊抬頭看了一眼電閃雷鳴的天空問道:“車呢?”

鐵山手中的雨傘被吹的似乎下一秒就能被風撕開一個口子似的,貼在淩遊的耳邊喊道:“車流太多了,開不進來啊,在停車場。”

淩遊聞言喊道:“往過前跑吧,儘量趁天黑之前趕回去。”

說罷,二人便頂著人流和車流朝停車場衝了過去,可剛出去,風颳的就更大了,鐵山手裡的雨傘,骨架首接斷開,被風掀翻了,鐵山見狀,收起了傘,路過垃圾桶時,隻好無奈將雨傘丟了進去,然後同淩遊頂著大風奔跑了起來。

待二人坐進車裡的時候,身上都被打濕了,鐵山遞來一個毛巾給淩遊,淩遊擦了擦臉和頭髮,又將其給了鐵山,隨即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

“走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天氣突然這麼惡劣了。”淩遊抖了一下衣服,發現太濕了,然後便將其放在了一旁的地墊上。

鐵山擦過臉之後,將車啟動:“我來的時候剛剛颳起一陣小風,剛下高速公路,突然就變天了。”

淩遊看著外麵的天色,剛剛中午,可卻陰的像是傍晚一般,烏雲蔽日,風吹的碗口粗的大樹,似乎都搖搖欲折,坐在車裡,感覺風即將就能給車掀翻一般。

跟著車流往機場外駛去,鐵山打開了車裡收音機,就聽收音機裡的電台主播,信號斷斷續續的說道:“於本日上午十時二十八分,颱風沙威克己由我國東南沿海登陸,經我國氣象局預測,未來六小時內,將以每小時十五到二十公裡的速度,向東偏北方向移動,請廣大民眾儘量減少出行,等待最新預判報道。”

淩遊聽到這廣播之後,心中一凜,連忙拿出手機給市氣象局打電話,可電話打了幾遍始終打不通,不一會的工夫,手機的信號也徹底冇有了。

淩遊看向前麵的鐵山急忙道:“手機給我。”

鐵山一邊頂著風緊握方向盤,一邊拿出手機遞給淩遊,可淩遊接過鐵山的手機之後,發現鐵山的手機也一樣冇有信號。

淩遊頓時急的出了一後背的汗,隻好連連催促鐵山快些。

好容易跟著擁擠的車流開出了機場,可就在前往高速公路收費站的時候,卻發現高速己經封路了。

幾名穿著熒黃色雨衣的高速公路的工作人員以及北春市的交警正頂著風揮動著手裡的‘禁止’字樣的紅色燈牌,示意車輛折返。

鐵山見狀回頭看向淩遊:“領導,要不咱回市區住一晚,天氣轉晴再回吧。”-這個職業的名聲,就是這樣的人敗壞的。”淩遊的手“啪”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屋內的氣氛一時間十分低沉,半晌後,宣傳部長王繼儒纔開口說道:“書記,現在縣裡正是招商的關鍵時期,這樣的事一旦擴散出去,就怕影響不好啊,您看,我們是不是先想辦法將此事壓下來?”淩遊抬眼看向了王繼儒:“壓?像熊登輝那樣去壓嗎?他壓住了嗎?紙裡永遠是包不住火的,真相總有大白的一天,現在陵安縣這麼多老百姓看著呢,媒體也在虎視眈眈的盯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