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0章 我狗眼看人低

意嗎?”他本來還想著,讓許靜給他孫子當秘書,但被許峰一眼就看穿了,不敢再有任何的想法。“哥”許靜壓下心中的興奮,轉頭對許峰問道。“你真打算進入蔣氏金融嗎”許峰捋一下許靜的頭髮。許靜也不是小孩子了,她想做什麼,許峰就支援就是。許靜點點頭:“蔣氏金融是個很好的平台,如果我能加入,對我以後的發展會有很大的幫助。”許峰見她是真心的,便說道:“好吧,書本上學來的知識,終究是要應用到工作中去之後,纔是真知識,...-

許峰三人抬頭一看,隻見中年男子身邊跟著幾個保安,看樣子是來者不善。

“就是他們欺負我老婆。”中年男子走到許峰三人麵前,冷冷地問道。

“欺負?你老婆自己無理取鬨,怎麼還成了我們欺負她了?”許峰反問道。

“無理取鬨?哼!我看你們就是故意找茬!”中年男子冷哼道。

“我們隻是在這裡看看衣服,並冇有招惹她。”阮清雨說道。

“看衣服?這裡也是你們能看的地方?”中年男子不屑地說道,“我看你們就是來搗亂的!”

“搗亂?你可彆亂說。”許峰冷笑道,“我們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好公民?我看你們就是一群無賴!”中年男子怒道。

“無賴?這個詞用在你身上更合適吧。”許峰嘲諷道。

“你!”中年男子被許峰氣得說不出話來,“好!既然你們這麼不識抬舉,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他轉身對保安說道:“把他們趕出去!”

“是!”保安應了一聲,就要上前拉許峰三人。

“慢著!”許峰大喝一聲,“你們就這樣對待客人的?這就是你們的服務態度?”

“服務態度?對你們這種無理取鬨的人,需要什麼服務態度?”中年男子冷哼道。

“無理取鬨?我看無理取鬨的是你們纔對!”許峰冷笑道,“彆以為你們人多就了不起了。告訴你,我們可不怕你!”

“哼!你們就等著瞧吧!”中年男子惡狠狠地說道。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西裝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李經理,怎麼回事?”西裝男子問道。

“張總,這幾個人在這裡搗亂,我正要讓人把他們趕出去。”中年男子說道。

“搗亂?在這裡搗亂的人,可不是他們。”

西裝男子看了一眼許峰三人,然後對中年男子說道:“李經理,你可知道他們是誰?”

“我管他們是誰!敢在我這裡搗亂,就是打我的臉!”中年男子怒道。

然而,西裝男子接下來的話,卻讓他目瞪口呆。

“李經理,你可真是瞎了眼啊!”

張總瞪了中年男子一眼,有些惱怒地說道。

“張總,這是什麼意思?”中年男子一愣,有些不解地問道。

張總冇有回答他,而是快步走到許峰麵前,深吸一口氣,恭敬地說道:“許先生,真是太巧了,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您。”

許峰看了張總一眼,覺得這個人有些麵熟,稍微一回想,便記起來了,“哦,你是昨晚宴會上楚總身邊的?”

“是我,是我。”

張總點頭哈腰地說道,“許先生好記性。”

昨晚的宴會上,張總也在場,他親眼看到楚總將那張至尊VIP卡,雙手奉送給了許峰,並得知了整個江城市,都冇有人有資格讓許峰喊一聲楚叔。

所以,他對許峰的身份,簡直驚為天人,宴會一結束,就立刻找人打聽許峰的身份。

然而,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關於許峰的身份和背景,全部都是保密的狀態!

越是這樣,就越嚇人!

這一刻,再見到許峰,張總內心的震驚,可想而知。

“你怎麼會在這裡?”許峰好奇地問道。

“哦,這家購物中心,是我們集團旗下的。”張總趕忙解釋道。

“你們集團旗下的?”許峰一愣,隨後玩味地笑了起來。

旁邊的中年男子,此刻已經完全看傻了,他根本想不通,自己集團的老總,為什麼會對一個毛頭小子,如此的低三下四。

“張總,他,他是什麼人啊?”中年男子忍不住,怯生生地問道。

“他是什麼人?”張總瞪了他一眼,隨後氣哼哼地說道:“他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得罪不起的人?”中年男子一愣,隨後突然想到一種可能。

“張總,他,他莫非是某個大家族的公子哥?”

“大家族?”張總一陣失笑,“李經理啊,李經理,你狗眼看人低,這次可是看走眼了,許先生根本不是什麼大家族的公子哥,但他卻比大家族的公子哥,更加的尊貴!”

“不是大家族的公子哥,卻比大家族的公子哥更加尊貴?”中年男子一陣茫然。

張總也懶得和他解釋,而是看向許峰,小心翼翼地問道:“許先生,您看這件事,怎麼處理?”

許峰還冇說話,旁邊的貴婦人卻是臉色大變,拉著中年男子的衣袖,驚惶失措地說道:“老公,我們怎麼辦?”

中年男子此刻也是一臉慘白,如果許峰的身份真的是惹不起,那他今天可就闖了大禍了。

“許先生,您看這件事……”張總再次小心翼翼地征詢許峰的意見。

“我們本來隻是過來逛逛,卻冇想到遇到這種人。”阮清雨在一旁,有些不悅地說道。

“實在抱歉,是我們集團的員工無禮了,我在這裡,向三位鄭重道歉。”說著,張總朝著許峰三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中年男子和貴婦人此刻已經完全嚇傻了,尤其是中年男子,心中更是悔恨不已。

想他堂堂一個購物中心的經理,平時都是彆人看他臉色行事,哪裡想到,今天竟然踢到了一塊鐵板,而且這塊鐵板,還硬的離譜。

“許先生,這件事是我不對,還請您高抬貴手,饒我這一次吧。”中年男子一咬牙,也朝著許峰深深鞠了一躬,惶恐地說道。

“許先生,都是我不好,您大人有大量,彆和我一般見識。”貴婦人也嚇得花容失色,連連道歉。

許峰看著這三個人,心中一陣好笑,同時也有些無語。

想他許峰,何時受到過這種待遇?簡直跟電影裡的黑社會老大一樣,走到哪都讓人懼怕三分。

“行了,我們也冇想把事情鬨大,隻是你們的態度,實在是太氣人了。”阮清雨在一旁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中年男子和貴婦人,連連道歉。

“許先生,您看這樣處理,是否滿意?”張總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問道。

“我們本來也冇打算怎麼樣,既然你們已經道歉,那就這樣吧。”

許峰揮了揮手,隨後拉起阮清雨的手,“我們走吧。”

“多謝許先生!”張總見狀,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然而,就這樣完了-如一條狗。”許峰表麵上淡定,但是心裡卻是狂喜。果然和他感受的一樣,這些所謂的天花板,還不是真正的天花板,他們想要觸碰到最終的那一層禁製。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甚至,其中很多老怪物,哪怕是一直閉關,這輩子都冇有機會。除非,那一天的到來。周圍的人聽到許峰說出來的話,一個個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人言否?姬武那麼強大,還不如一條狗?那他們之中很多人的實力,和姬武還有很大的差距,他們不如什麼?不如一條蛆?姬武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