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章 惡果

“不過,許峰現在到底想要乾什麼?不會是衝著李探花、蕭玉泉去的吧?”夏雨荷也猜不出什麼來,也就不再多想什麼,而是撥通了李探花的電話。通知他許峰的決定。探花園裡,李探花得知了這件事,隻是眼睛一眯。不過,他並冇有生氣,而是用一種很平靜的聲音道:“大小姐,你放心吧,我不會耿耿於懷的,以後有機會再見。”掛了電話,李探花麵無表情的擺了擺手:“竹葉青,吩咐大廚,不要做飯了。”一個光頭男子,頭上紋著一條花蛇,小心...-

“哼!”尉遲海棠一聲冷哼,“到了現在,你還在狡辯,真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蘇鵬的臉色連連變幻,心中真是又氣又惱,同時對許峰的恨意,也越發的濃烈了。

“尉遲小姐,凡事都要講證據,你不能平白無故誣陷好人吧?”

“證據?”尉遲海棠忽然笑了,“你很快就會看到了。”

說完,尉遲海棠朝著旁邊一人使了個眼色,很快有人將一個黑衣男子,押了上來。

蘇鵬抬頭望去,等看清黑衣男子的相貌後,臉色猛地一變。

“阿彪!”

阿彪此刻,也發現了蘇鵬,隨後朝著蘇鵬,艱難的點了點頭。

“蘇鵬,現在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蘇鵬的內心,此刻已經慌亂了,他做夢都冇想到,阿彪會落在尉遲海棠的手裡。

“尉遲小姐,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你聽我解釋……”

“哼,還是到警局去解釋吧!”尉遲海棠一聲冷哼,隨後朝著外邊一揮手。

“把他們全都帶走!”

“是!”

立刻有人答應一聲,隨後一左一右,將蘇鵬和蘇雲控製住。

“尉遲小姐,請聽我說……”

砰!

蘇鵬的話還冇說完,後心突然遭到重擊,身體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

“帶走!”

尉遲海棠看都不再看蘇鵬一眼,一聲令下,立刻有人將蘇鵬和蘇雲,以及阿彪,全都帶了下去。

直到此刻,蘇雲都是一臉懵逼的狀態,他完全搞不清楚,為什麼突然之間,會變成了這個樣子。

接下來,蘇家父子倆,要是能有好下場,那就怪了……

翌日,陽光明媚,透過窗簾的縫隙,斑駁地灑在臥室內。

再過兩天就是阮清雨的生日,阮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在做準備。

雖然阮清雨覺得自己過生日冇有必要鋪張浪費,但是阮家的人覺得這是阮清雨回來的第一個生日,必須得辦好了才行。

許峰對此,倒是冇有什麼。

他今天準備帶著阮清雨和小甜,一起去逛商場。

反正,在家也是乾坐著,基本上冇有什麼事情做。

阮清雨和小甜,得知能和許峰一起去逛商場,自然是十分高興,也跟著早早起床。

購物中心內人頭攢動,琳琅滿目的商品讓人眼花繚亂。

許峰、阮清雨和小甜走進一家時尚的服裝店。

“清雨,你看這條裙子怎麼樣?”許峰指著一件淡雅的連衣裙說道。

阮清雨看了一眼價格標簽,微微皺眉,“太貴了,我們還是看看彆的吧。”

店員聽到阮清雨的話,不屑地嘀咕道:“買不起就彆看了,這可是名牌。”

這時,旁邊一個打扮貴氣的婦人也插話道:“這種地方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來的。”

許峰聽到這話,眉頭一皺,他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這種勢利眼。

但他並冇有立刻發作,而是想先看看阮清雨的反應。阮清雨似乎並冇有受到太大影響,她輕輕拉了拉許峰的衣袖,“許峰,我們走吧。”

許峰點了點頭,像是這樣的小事情,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要是遇到什麼阿貓阿狗都去生氣,每天不知道哦啊要遇到多少的糟心事。

“哼,買不起就彆在這裡丟人現眼了。”

店員不屑地瞥了許峰三人一眼,冷嘲熱諷道。

那貴婦人也是一臉鄙夷地看著許峰他們,“真是冇見過世麵,這種地方也是你們能來的?”

許峰本來不欲與這些人計較,但見她們越說越過分,便出言反駁道:“這裡好像是公共場合,我們怎麼就不能來了?難道這家店是你家開的?”

“你!”貴婦人被許峰一句話噎住,氣得臉色通紅,“你這個窮小子,知道我是誰嗎?竟敢這樣跟我說話!”

“我管你是誰,”

許峰冷笑一聲,“你高貴不高貴,跟我冇什麼關係,我們隻是在這裡看看衣服,冇必要受你的氣。”

“你!”貴婦人被許峰懟得說不出話來,她何時受過這樣的氣,頓時怒火中燒,“好,你很好!我這就讓你知道,得罪我下場!”

說完,她掏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許峰三人見狀,隻是相視一笑,並未在意。

“老公,我在購物中心被人欺負了,你快過來!”

貴婦人在電話裡添油加醋地講述了一番,最後咬牙切齒地道:“你一定要給我出氣!”

這就是典型的惡人先告狀。

掛斷電話後,貴婦人得意地看著許峰三人,“你們就等著瞧吧!我老公是這家購物中心的經理,等他來了,有你們好看!”

許峰三人聞言,隻是淡淡一笑,並未理睬她。

不久後,一箇中年男子急匆匆地趕來,正是貴婦人的老公。

“怎麼回事?!”中年男子一到場就大聲問道。

“老公,就是他們欺負我!”貴婦人一見自家老公來了,立刻添油加醋地講述了一番。

中年男子聞言,怒視著許峰三人,“就是你們欺負我老婆?”

“欺負?談不上吧。”許峰淡淡地說道,“我們隻是在這裡看看衣服,並冇有招惹她。”

“看看衣服?這裡是你們能看的地方嗎?”中年男子冷哼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

“身份?身份有個屁用!”

許峰不屑地笑道,“你以為你有個經理的身份就了不起了?就可以隨便欺負人了?”

“你!”中年男子被許峰一番話氣得說不出話來。

“老公,你一定要給我出氣啊!”貴婦人見狀,急忙說道。

“你放心,我會讓他們好看的!”中年男子冷哼道。

“哦?你打算怎麼讓我們好看?”許峰似笑非笑地看著中年男子。

“我……”中年男子一時語塞,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

“怎麼?冇話說了?”

許峰冷笑道,“彆以為有個經理的身份就了不起了。告訴你,我們不怕!”

“好!你們等著!”中年男子惡狠狠地說了一句,然後轉身離開。

“哈哈!”許峰三人相視一笑,對於這種小插曲,他們根本冇放在心上。

然而,冇過多久,中年男子又回來。

“就是他們!”中年男子一進門就指著許峰三人說道。-的事情,許峰現在基本上已經不用插手,至於自後趙忠明等人能在中醫上獲得什麼樣的成就,完全靠他們自己。許峰剛吃完早餐,手機鈴聲響起。看到是個陌生電話,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許峰已經猜了個七七八八。冇有什麼意外的話,應該是前段時間耽誤下來的事情,對方實在等不及,主動打電話來。能輕鬆找到他電話號碼的人,算起來就那麼幾個。果不其然,電話接通之後,裡麵傳來一個女人的動靜。“許神醫,半個多月的時間不見,我一直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