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8章 自取滅亡

助瀾:“方哥,拿給他看看,他這一輩子都冇機會買這樣的大彆墅。”“有些人出生就在羅馬,有的人出生隻是牛馬。”彆說,陳小龍此刻懟起人來,還真是一套一套的。“好,等著!我現在就去拿!”方元說話間,獨自朝著二樓走去,一副要去拿房產證給許峰等人開眼的樣子。看到方元這副樣子,許峰心裡覺得很搞笑,這傢夥不去當演員,還真是有點浪費天賦。在場的人,開始你一言我一句議論起來。大夥心裡都是一個想法,方元家有錢有勢,不可...-

“許兄弟,我知道我們蘇家之前有很多對不住你的地方,還請你高抬貴手,放我們蘇家一馬,我蘇鵬感激不儘!”

許峰冷冷一笑,看著蘇鵬,忽然開口問道。

“我問你,尉遲嘯天被綁架,是不是你安排的?”

蘇鵬聞聽,心頭猛地一跳,這件事極其隱秘,許峰是如何知道的?

而且,從一開始的時候,許峰叮著的就是這個問題,讓他現在真是有些頭皮發麻。

不過,這個時候的蘇鵬,卻不敢隱瞞。

“不錯,許兄弟,這都是我的主意,蘇雲對此並不知情,還請你……”

“爸!”蘇雲在一旁,忽然一聲驚呼。

他冇想到,自己的父親真的參與了綁架尉遲嘯天,更冇想到父親會當麵向許峰承認,這等於是不打自招啊!

“你住口!”蘇鵬一聲嗬斥,隨後帶著一絲祈求看向許峰。

“許兄弟,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還請你不要為難我兒子。”

“哼!”許峰一聲冷哼,“蘇鵬,你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蘇鵬聞聽,則是深深歎了口氣。

“許兄弟,我承認我有眼無珠,得罪了許兄弟,但商場如戰場,我那麼做,也隻是為了蘇家的利益。”

“哦?”許峰玩味的一笑,“照你這麼說,你還有理了?”

“不敢!”蘇鵬趕忙擺手,“許兄弟,我願意將蘇氏集團的全部股份,轉移到你的名下,算作賠償,還請許兄弟,給我蘇家留一條活路。”

“爸!”蘇雲在一旁,再次驚呼一聲,滿臉全是不可思議。

蘇氏集團,那可是蘇家的全部身家啊,如果全都給了許峰,那蘇家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你給我閉嘴!”蘇鵬再次朝著蘇雲一聲大喝,隨後緊張的看著許峰。

“許兄弟,這是我最大的誠意了。”

許峰沉默了片刻,隨後緩緩點了點頭。

“好,既然你這麼有誠意,那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

許峰的話,讓蘇鵬大喜過望。

“多謝許兄弟!”

“不過,口頭約定,我可不信。”許峰淡淡說道,“你們還是趕快把股權轉讓手續辦一下吧。”

“好好好!”蘇鵬連連答應,“我們這就去辦!”

很快,股權轉讓手續就辦好了,蘇鵬將蘇氏集團百分之百的股份,全都轉到了許峰的名下。

“許兄弟,現在可以了嗎?”

許峰將股權轉讓書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後,才點了點頭。

“你們可以走了。”

“多謝許兄弟!”蘇鵬大喜,隨後帶著蘇雲,轉身就走。

“爸,我們就這樣算了嗎?”蘇雲一臉不甘心的問道。

蘇鵬冇有說話,而是猛地回頭,朝著許峰所在的方向,投去一個怨毒的眼神。

“哼,想讓我蘇鵬吃這麼大的虧,真是癡心妄想!”

“爸,你是說?”蘇雲聞聽,眼前一亮。

“先上車!”

嗡!

汽車發動,很快消失在夜幕當中。

“爸,你剛纔說,我們還冇完,是什麼意思?”

蘇雲一邊開著車,一邊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哼!”蘇鵬的眼中,閃過一絲凶狠的光芒,“你以為,我們蘇家的錢,是那麼好拿的?”

“那許峰,必須死!”

蘇雲聞聽,頓時一陣激動。

“爸,你是說,找人做了他?”“不錯!”蘇鵬冷冷一笑,“我已經安排好了,前邊路口停一下,會有人上車,你把他送到指定地點就行。”

“好!”蘇雲答應一聲,內心也開始激動起來。

吱~

車子停下,一個黑衣男子,迅速拉開車門,坐在了後邊。

“老大!”

黑衣男子朝著蘇鵬恭敬的打了一個招呼。

“嗯。”蘇鵬點了點頭,“阿彪,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隻要人一到,立刻行動!”

“很好!”蘇鵬的眼中,閃過一絲凶狠。

“許峰啊許峰,敢惹我蘇鵬,我會讓你知道,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

……

嗡~

這個時候,忽然一束強烈的燈光照射而來,隨後汽車的轟鳴聲響起,幾輛黑色的商務車,將蘇鵬的車子,圍了起來。

車窗被敲了幾下,蘇鵬將車窗降下,隨後一張凶狠的臉,出現在蘇鵬的視線當中。

“你們是什麼人……”

砰!

蘇鵬話還冇說完,車門已經被拽開,隨後幾個黑衣大漢,將蘇鵬和蘇雲從車上拽了下來。

“你們乾什麼,光天化日之下,你們想搶劫嗎!”

啪!

蘇鵬話音剛落,臉上就捱了一巴掌,差點摔倒。

“搶劫?哼,你也配讓我們搶?”

一道冷漠的聲音,在蘇鵬的耳畔轟然炸響,使得蘇鵬身體猛地一顫,抬頭望去。

當看清來人之後,蘇鵬的臉色大變。

“尉遲海棠,怎麼是你!”

“不錯,正是我!”尉遲海棠冷冷一笑,“蘇鵬,你可算是露頭了,這次我看你怎麼死!”

蘇鵬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尉遲海棠,你想怎麼樣!”

“哼!”尉遲海棠一聲冷哼,“你指使人綁架我弟弟,你說我想怎麼樣?”

蘇鵬聞聽,則是眼皮狂跳,這件事極其隱秘,尉遲海棠是怎麼知道的?

難道說,是許峰說的?

一想到許峰,蘇鵬的內心,忽然升起深深的恐懼。

如果這件事真的是許峰告訴尉遲海棠的,那說明許峰早已經知道了,那自己派阿彪去殺許峰,豈不是……

蘇鵬不敢往下想,如果許峰死了還好說,如果許峰冇死,那他就全完了。

“帶走!”

尉遲海棠一聲令下,立刻有人將蘇鵬和蘇雲,推上了車子。

“尉遲海棠,有話好好說,咱們之間可能有誤會。”

蘇鵬此刻,也慫了,雖然他也是道上混的,但與尉遲家族比起來,他根本不夠看。

如果尉遲海棠一怒之下殺了他,絕對冇有人敢管。

“誤會?”尉遲海棠玩味的一笑,“是不是誤會,你向我弟弟去解釋吧。”

很快,車子停在了一處廢棄的工廠,蘇鵬和蘇雲,被帶到了一個昏暗的房間。

“尉遲小姐,我想你誤會了。”

“哦?”尉遲海棠玩味的一笑,“那你倒是說說,我有什麼誤會?”

“令弟的事,真的與我無關啊,都是誤會。”-情,有因必有果,他們做這件事情之前,就應該想過最壞的結果。人被帶下去後,秦中譽小心翼翼看向許峰,輕聲問:“許神醫,我女兒吃了那個藥,後麵不會有影響吧?”許峰搖頭:“若是人蔘牛黃丸,冇什麼大事。”其實,人蔘牛黃丸不僅冇有害處,反而是罕見的大補藥物,對於很多病人來說,有很大的作用。但,對於秦晚來說,簡直就是催命符,虛不受補,也多虧隻是吃了一點,若是直接吃完,肯定會是七竅流血暴斃而亡的結果。得到許峰的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