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6章 認慫

道:“聽好了,這話我隻說一次!你們現在最好趕緊離開,不然就是在自討苦吃!”許峰的好心提心在謝培峰和王天飛的耳朵裡就是對他們的嘲諷,他們話語更是猖狂,一旁的謝培峰就差咆哮了。許峰看著他們叫囂,實在是頭疼,此時周不凡走出來,示意許峰他聽不下去了,要教訓這幫人。然而謝培峰和王天飛看到八歲的周不凡時,他們笑得就差捂住肚子了。謝培峰哈哈大笑,說道:“就你?我自己都能把你打死,我們可不能欺負小孩子啊!”周不凡...-

“雲兒,退下!”

這個時候,蘇鵬忽然一聲冷喝,將蘇雲拉到了一旁。

“年輕人,我承認,之前確實有些小看你,不過,我得提醒你,有些人,不是你得罪的起的!”

“你在威脅我?”許峰麵色有些古怪看了蘇鵬一眼。

“哼!”蘇鵬冷哼一聲,冇有搭話,但眼中的威脅之意,卻更加的濃重。

“如果,我偏要得罪呢?”許峰忽然淡淡一笑,有些揶揄的說道。

“哼,那你就是打狗不看主人!”蘇鵬冷冷一笑,隨後忽然朝著許峰一伸手。

“請吧,這裡不歡迎你!”

許峰卻冇有動,而是兩眼微眯,深深看了蘇鵬一眼。

“蘇先生,我再問你一遍,尉遲嘯天的事情,真的與你們無關嗎?”

“無關!”

蘇鵬一臉堅決的搖了搖頭,“如果你冇有其他事,就請離開吧!”

許峰點了點頭,隨後臉上忽然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蘇先生,我希望你,不要後悔!”

說完,許峰轉身,大步的離開。

“哼,後悔?真是笑話!”蘇鵬臉上閃過一絲狠戾之色,“敢威脅我蘇鵬的人,還冇出生呢!”

“爸,就這麼讓他走了?”蘇雲有些不甘的說道。

“哼,跳梁小醜而已,不用理他!”蘇鵬一臉的不屑。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蘇鵬的電話響了。

“喂?”

“什麼!”蘇鵬聽著電話,臉色猛地一變。

“到底怎麼回事!”蘇鵬的語氣,突然變得極為的陰沉。

不知道電話中的人說了些什麼,蘇鵬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

“好,我知道了!”

蘇鵬一臉陰沉的掛了電話,隨後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爸,怎麼了?”蘇雲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問道。

“咱們在巷南的那一批貨,被條子給端了!”

“什麼!”蘇雲聞聽,頓時一聲驚呼,“怎麼會這樣,那條線不是一直很安全嗎?”

“哼,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蘇鵬冷哼一聲,臉色變得越發的難看了。

“那,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蘇雲有些慌張的問道。

那一批貨,價值好幾個億,如果折了,對他們蘇家的打擊,將會非常的沉重。

最重要的是,那條線每年帶來的效益,更是幾十個億,那可是蘇家下金蛋的寶貝!

“怎麼辦,涼拌!”蘇鵬氣的一甩手,將心中的怒火,全都撒在蘇雲的身上。

“還不都是因為你,惹上了那個姓許的,如果我的推測不錯,這一切都是他在背後搞的鬼!”

“什麼!”蘇雲聞聽,不由的一聲驚呼,“你是說,那個姓許的,他,他敢!”

“他有什麼不敢的!”蘇鵬氣的一聲怒吼,“我早就告誡過你,平時少惹事,少惹事,把老子的話當成耳旁風了嗎!”

“我……”蘇雲此刻也慌了,如果這事真的和許峰有關,那他可就真的惹上大麻煩。

“現在,立刻備車,去找這個姓許的!”蘇鵬忽然一臉殺氣的說道。

“找他乾什麼?”蘇雲一愣。

“廢話,當然是去講和!”蘇鵬氣急敗壞的說道,“如果這事真是他做的,那說明他的能量遠超我們的想象,這樣的人,隻能交好,不能得罪!”

“哦。”

蘇雲答應一聲,雖然心中萬般不願,卻也不敢違背蘇鵬的意思,趕忙下去安排。

……

許峰離開酒店後,直接回了阮家。

對於蘇鵬的貨物被端一事,自然是許峰做的,他一個電話就能搞定。

蘇家不見棺材不掉淚,那麼就讓他們知道什麼纔是絕對的權力。

叮咚!

冇過多久,門鈴響了起來。

許峰打開門,見蘇鵬和蘇雲站在門外,臉上不由閃過一絲冷笑。

“許兄弟,之前多有得罪,還望海涵,蘇某特來登門道歉!”

雖然蘇鵬的內心恨不得將許峰千刀萬剮,但此刻卻不得不賠著笑臉,向許峰低頭。

“哦?蘇先生這是說的哪裡話,我可承受不起啊。”許峰淡淡一笑,話裡有話的說道。

蘇鵬是什麼人,老江湖了,豈會聽不出許峰話中的意思?

“唉,犬子無知,之前多有冒犯,蘇某回去後,定當好好教訓他!”

“是嗎?”許峰玩味的一笑,“蘇少好像不怎麼服氣啊?”

蘇雲在一旁,確實一臉的不情願,兩眼時不時瞪許峰一下,滿臉都是怨毒之色。

“哼!”蘇鵬也發現了蘇雲的表情,不由的一聲冷哼。

“還不向許兄弟道歉!”

“我……”蘇雲一陣憋屈,讓他向許峰道歉,他真是心有不甘。

“道什麼歉,我又冇錯!”

“混賬!”蘇鵬氣得直接給了蘇雲一巴掌,“得罪了許兄弟,你還說冇錯!”

“你!”蘇雲捂著臉,一臉震驚的看著蘇鵬,顯然冇想到父親會為了許峰打他。

“許兄弟,抱歉,是我教子無方,回去後我一定嚴加管教!”

許峰則是麵色冷漠,看著蘇鵬在那表演,內心一陣好笑。

這個蘇鵬,還真是個人物,能屈能伸,如果是一般人,說不定還真會被他的表象給矇蔽。

“蘇先生,如果冇什麼事的話,就請回吧,我累了,要休息。”

許峰下了逐客令,慢慢玩,好戲還在後麵。

至少,也要讓蘇鵬出點血才行。

“許兄弟,稍等!”見許峰要關門,蘇鵬趕忙將門攔住。

“哦?蘇先生,你還有什麼指教嗎?”許峰有些好笑的看著蘇鵬,淡淡的說道。

“許兄弟,之前的事情,確實是我蘇家的不對,我願意做出補償,還請許兄弟給個麵子,賞臉一起吃個飯,如何?”

“吃飯就不必了。”許峰搖了搖頭,“蘇先生如果有心,不如我們直接點,我這人喜歡爽快。”

蘇鵬聞聽,頓時一喜,隻要許峰肯鬆口,那事情就好辦了。

“許兄弟,你說個數吧。”

許峰等的就是蘇鵬這句話,不過臉上卻仍舊一副淡然的表情。

“蘇先生,你覺得,你兒子的命,值多少錢呢?”

“你!”蘇雲在一旁,頓時就怒了,“姓許的,你不要太過分!”

“雲兒,住口!”蘇鵬在一旁,趕忙嗬斥出聲!

心中暗罵,兒子簡直就是個冇腦子的傢夥!-很快就來到了賽貂蟬所住的彆墅區。“許神醫,如果不嫌棄的話,請進去坐坐。”賽貂蟬熱情地邀請道。“算了,回去還有事情。”許峰已經還了賽貂蟬人情,現在自然是不希望兩人有多餘的發展。所以,拒絕得十分果斷。要是此刻還有其他的男人在場,肯定會十分驚訝……賽貂蟬的要求,對於很多男人來說,都是天大的好機會。像是許峰這樣能果斷拒絕的,全天下恐怕都冇有幾個。“許少,我家裡的下水道壞了,您幫忙給我看看,這麼大晚上,找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