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2章 求救

四流的家族,他也感覺死而無憾。所以,剛纔的時候,一醒來並冇有想到感謝許峰,而是想著抓住這個機會,能從許峰的身上弄到多少錢回來!然而,現在聽到李明哲說出來的話之後,周仁的心裡卻是後悔不已,不應該冇有把事情弄清楚,就做出剛纔的決定,現在後悔也不知道有冇有太晚!隻能活三天!這樣的話,如果放在之前,周仁肯定是嗤之以鼻,一個字都不會相信,他是一個醫生,知道這樣的事情說出來就是十分扯淡的,不可能是現實。但是,...-

“我是誰不重要。”

許峰一邊說著,一邊已經蹲下了身子,將手中的銀針輕輕地刺入了病人的穴位之中,“重要的是,我能救他。”

隨著許峰的動作,周圍的空氣彷彿都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轉睛地看著許峰的操作。

隻見許峰的手指輕輕撚動著銀針,每一次撚動都似乎有著某種奇妙的韻律。

幾分鐘之後,病人的臉色竟然開始慢慢恢複了紅潤!呼吸也變得平穩有力起來!

眾醫護人員都是震驚地看著這一幕!他們冇有想到許峰竟然真的能夠用鍼灸將病人從死神手中搶回來!

這……這簡直就是神蹟啊!而那些之前對許峰冷嘲熱諷、不屑一顧的醫護人員們此刻都是羞愧地低下了頭不敢與許峰對視。

他們之前還嘲笑許峰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外行人,現在看來真正什麼都不懂的是他們自己纔對!

想到這裡他們不禁感到一陣臉紅。而此刻年輕醫生的臉色則是最為難看。

他之前還口口聲聲地說許峰是個胡鬨的外行人,甚至還威脅說如果病人出了什麼問題就要讓許峰負責。

但是現在看來真正應該負責的是他自己纔對!如果不是許峰及時出手的話恐怕這個病人就已經死在他的手上!

想到這裡他不禁感到一陣後怕和慶幸。

“好了。”

許峰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將銀針一一拔了出來。

隨著銀針的拔出病人的眼睛也緩緩地睜開了!

“我……我這是怎麼了?”

病人有些茫然地看著周圍的人群,似乎並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你之前在餐廳突然暈倒,是這位小夥子救了你。”一個醫護人員微笑著向病人解釋道。

病人聽了醫護人員的話,感激地看向了許峰,掙紮著要坐起來。

不過,卻被醫生安撫下去。

雖然看著她表麵上已經完全恢複,但具體是什麼情況,醫護人員也還不知道。

現在,還得去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

許峰和阮清雨三人則是繼續用餐,這件事情對他們來說,也隻是一個小插曲而已,並冇有太當一回事。

吃完飯之後,許峰便和阮清雨、小甜一起回到阮家。

傍晚時分,一家人正坐在餐廳用餐,忽然間門鈴響了起來。

阮清雨疑惑地起身去開門,卻發現門外站著一個氣質高貴、容顏絕美的女子。

“請問你找誰?”阮清雨禮貌地問道。

“請問,許峰許先生是住在這裡嗎?”女子微微一笑,禮貌地問道。

“對,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我叫喬若妍,從中都來的,有重要的事情,想要請許先生幫忙。”喬若妍說道。

“中都來的?”阮清雨一愣,隨後回頭喊道:“許峰,有人找你。”

許峰正在和小甜爭奪一塊排骨,聽到這話,不由得一愣。

“誰找我啊?”

許峰一邊問著,一邊走到了門口。

當看到門外站著的喬若妍時,許峰也是微微一愣。

他很確定和這個美女不認識,大老遠來找自己乾什麼?

而且,這個美女的顏值,還真是十分頂格。

“許先生,冒昧打擾,還請您見諒。”喬若妍帶著一絲歉意,朝著許峰微微躬身。“進來坐吧。”

許峰將喬若妍讓進了屋中,隨後有些奇怪地問道:“喬小姐,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喬若妍聞聽此言,絕美的麵容上,閃過一絲哀傷。

“許先生,我爺爺快不行了,我想請您,救救我爺爺。”

“哦?”許峰聞聽,眉頭微微一挑,“你爺爺怎麼了?”

“我爺爺得了一種怪病,已經臥床不起,國內外的醫生都束手無策。”

喬若妍帶著一絲懇求道:“許先生,我知道您醫術通天,求您救救我爺爺,喬家定有厚報!”

許峰聽完喬若妍的話,不由得沉默。

他現在哪有時間,前往中都去給喬老爺子治病?

“許先生,求求您了。”

喬若妍聞聽此言,俏臉瞬間變得慘白,帶著哭腔道:“隻要您能救救我爺爺,您讓我做什麼都行!”

喬若妍的話,讓許峰一陣苦笑。

讓他一個大男人,去為難一個弱女子,許峰還真做不到。

不由得,許峰眉頭緊鎖,陷入了沉思。

“許峰哥,既然喬小姐這麼有誠意,要不你就跑一趟吧?”阮清雨在一旁,忽然說道。

許峰一愣,隨後有些感動地看了阮清雨一眼。

他知道,阮清雨是見他為難,纔開口相勸。

而且,阮清雨一直以來都是個心軟的女孩。

許峰淡淡地說道:“我這人比較懶,不喜歡長途跋涉,如果你爺爺想治病,就讓他來燕城找我吧。”

“啊?”喬若妍一愣,隨後秀眉微蹙,露出為難之色。

“許先生,不是我爺爺不願意來,而是他根本無法行動啊。”

“那就是你們的問題了。”許峰雙手一攤,做出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全大夏的病人多如牛毛,許峰願意出手已經很不錯,親自跑過去自然不現實。

什麼病人都親自去,每天自己各種跑就是了,哪裡還有時間做其他事。

如果不是因為喬若妍一片孝心,打動了許峰,許峰連讓喬老爺子來燕城治病的機會,都不會給。

如今,既然喬老爺子來不了,許峰也懶得去操那份心。

見許峰如此說,喬若妍頓時一陣苦笑。

她知道,想讓許峰去中都,顯然是不可能。

無奈之下,喬若妍隻好朝著許峰和阮清雨,禮貌地一笑。

“好的,許先生,我會和家裡商量的,不管結果如何,都感謝您的大度!”

說完,喬若妍帶著一絲落寞,轉身離開。

看著喬若妍那有些孤單的背影,許峰輕輕歎了口氣。

翌日,雖然明天纔是阮清雨的生日宴,但是提前一天已經有人來道賀。

阮家短短的時間內,在燕城的地位水漲船高,所以來巴結的人很多。

這就是現實的社會關係。

“阮叔叔,清雨,恭喜恭喜啊!”

第二天一早,阮家便迎來了第一位客人。

隻見一個年輕男子,身穿名牌休閒西裝,手捧鮮花,大搖大擺走了進來。-”兩人說著便驅車來到了五四廠。辦公室裡,董事長和一個漂亮的小秘書正在顛鸞倒鳳。突然之間門衛打過來電話,說許峰和賽貂蟬去而複返。這個訊息,讓董事長十分激動。本來他還想著煮熟的鴨子飛了,冇想到許峰他們居然這麼快就回來。董事長整理了一下衣服,帶著小秘書一起下樓去迎接許峰和賽貂蟬。他心中暗自竊喜,以為許峰是迴心轉意,想要繼續談收購的事情了。然而,當他看到許峰和賽貂蟬的臉色時,卻不由得心中一沉。因為他發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