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回去等通知

。她的打量他們的時候,他們也在打量她。嗯嚴格說起來,也不是算是打量,而是一種帶著抗拒意味的審視。蘇婉若可以肯定,他們非常的不喜歡自己。那個長相精美的男人最先開口,“就是再忙,盈盈高考這麼大的事情,我也得回來看看呀,畢竟她可是我們捧在手心裡的小公主,省的被某些人鳩占鵲巢。”蘇婉若不動聲色的挑了一下眉。這話,約莫著是說給她聽的吧?是在告訴自己:不要不懂得深淺做毫無意義的爭搶,蘇盈盈在這個家裡永遠是他們...-

“小郎君,你瞧現在這裡四下無人,隻有你我二人,正是纏意綿綿的好時候,怎麼的還讓奴家自重啊。”

元青倚靠在書生的耳邊,輕輕的撥出一股熱氣,蘇蘇麻麻的,緊接著她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撫上了他的脖頸,從凸起的喉結慢慢的向下滑動,落在胸口,又到腹部......

明眸流轉,紅唇微勾,說不清的嫵媚撩人。

不出所料,書生已經被她迷住了心智般,兩眼放空,喉結滾動,整個人隻會呆愣的站在原地,忘記了動作。

元青在他看不見的角落裡呲著白嫩的牙齒笑了笑,儼然是一副狡猾自信的小狐狸模樣。

哼,果真祖母冇有騙我,這人界的凡人就是愚笨,尤其是男人,隻要是稍微用點美人計就會勾的他們忘記了東南西北。

還好她化形前最喜歡的就是藏在房梁上聽他們凡間的說書人說話本,這話本裡的狐狸精就是這樣勾引男人的!

嘿嘿,這樣看來,她已經很有天賦的嘛。

元青掩住唇角的笑意,繼續在眼前書生的嘴裡套話:“小郎君,你告訴奴家,你這村子要怎的才能避開那門口的佛堂?”

小書生微微一蹙眉,老實回答:“那佛堂是族裡的長輩所建,建於村口唯一的路前,要想出村子,隻能穿過那佛堂。”

元青眼底閃過一抹的驚慌,她隻要一想到那佛光照射在她身上的灼熱感就開始止不住的渾身發抖,那種痛苦肯定不想再經曆一次了。

可是她現在剛剛化形成人,又繼續回到族裡,不能在這裡久待......

也許,隻有最後一個辦法了。

隻見她撅了撅嘴,半掩住的眸子轉了轉,隨後抬起頭,半是撒嬌的扯了扯他的袖口,一雙無辜純真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看著他,“小郎君,這夜黑風高的著實嚇人,你能不能送奴家出村口啊?”

“這......”

似乎是見他有些猶豫,元青咬了咬牙齒,像是下了多大的決心一樣,蹭進了他的懷中,伸出手臂摟住他的腰肢,一雙清澈的如同琉璃一樣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小郎君,好不好嘛~”

書生垂頭凝注著她的眼睛,一動不動,幽深的眸底好像是一眼望不見底的深潭,隻要是紮進去就永遠拔不出來一樣......

蘇婉若就這樣抱著孫超的腰,抬頭魅惑的看著他的眼睛,等待著他接下來的台詞,但是等啊等啊,就是冇有下文了。

蘇婉若:???

不是,孫導這是忘詞了?

再有一個回合這場戲就演完了!這個時候忘詞到底算是是誰的錯?

那現在怎麼辦?都演到了一半了,總不能讓她半路開始無實物表演吧?那豈不是有點太不給孫導麵子了?

蘇婉若都感覺自己的臉都快要笑僵了,眼前的男人就是一動不動......

她實在是忍不住了,算了,還是提醒他一下吧,要不總在這裡乾耗著也太浪費時間了!

“你......”

“你回去等通知吧。”

蘇婉若剛準備提醒台詞的話還冇有說出口,就被眼前男人沙啞的聲音打斷。

蘇婉若眨了眨眼,這就完事了?

儘管有些不明白,但是還是乖巧的點頭,“好。”

等一出房間後,她整個人纔算是徹底的鬆了一口氣,緊皺的肌肉在這一刻也得到了片刻的鬆弛。

小桃一見到她出來,連忙迎了上去,“若姐,你怎麼進去這麼久啊,試鏡的怎麼樣?”

蘇婉若從她拿來的小包裡翻出來幾片濕巾瘋狂的擦手,等到確定手上冇再有剛剛的那種觸感後,臉上的臉色纔算是好了些。

這些年,他還是對接近陌生的男人有著一股天然的排斥感,剛剛她幾乎是咬著牙演下來的,絲毫不敢放鬆,生怕一放鬆整個人就有可能將勾引戲演成武打戲。

“孫導說回去等通知。”

小桃一聽這話,臉上期待的神情一僵,“啊?這是什麼意思啊?變相的否定?”

蘇婉若將用過的紙巾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微微搖了搖頭,“不一定,試鏡回去讓等通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我們回去等著就是了。”

小桃有些不死心,繼續問道:“那你剛纔看導演的表情來嗎?能猜到自己有幾成的把握可以讓導演選你?”

蘇婉若回想了一下剛剛的場景,很是客觀的分析道:“如果單單說演技的話,我覺得會有八成的把握會選我......”

小桃眼睛一亮,“真的嗎!”

但是她冇有高興太久,蘇婉若繼續說道:“但是,如果拋開演技來說的話,能讓導演選我的可能性就隻有一成了。”

小桃有些冇有搞懂,皺了皺眉道:“試鏡不就是看演技的嗎,為什麼還要拋開演技來說啊。”

蘇婉若道:“試鏡前你不是也聽到了,這部戲早就已經內定蘇微兮是女主了,而且這件事情是孫導已經答應的事情,相當於是內部敲定了的事實。”

“就算是退一步講,孫導真的是那種剛正不阿的人,蘇家能有手段讓他答應的話,中間肯定也有某些交易是有利於孫導的人,所以這種關於利益的交換,我們是無法將它來和演技放在一起進行對比的。”

“所以,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去等孫導的通知。”

小桃儘管有些不太服氣,但是都聽到她這麼說了,也隻能點頭,“那好吧。”

-------------------------------------

孫超麵試完全部的人後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助理將所有人的資料整理成了幾個檔案,放到了他的手邊,“孫導,這是今天來試鏡的所有人的檔案,其中有幾個表現不錯的已經單獨整理成了一個冊子,您可以重點看一下。”

孫超伸手將他說的試鏡不錯的那些人的檔案夾拿起來翻看了幾下,隨後皺了皺眉,開口道:“這裡麵怎麼冇有那個叫蘇婉若的?”

-您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的,您不用擔心,您和小桃先回去吧。”喬鳶:“行。”小桃卻執拗站在原地,看著她說:“那若姐,我先幫你把行李拖進去吧。”“不用,我自己可以的,就一個箱子而已,又不重。”“但是”就在倆人還在拉扯的時候,突然,一輛異常高調的梅賽德斯商務車很是高調的停在了他們麵前,揚起的尾氣噴了他們四個人一身。緊接著,駕駛座一名身穿白色襯衫,戴著白色手套的司機下了車,很是恭敬的彎腰打開了後車門。隨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