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0章 在風來之前趕回去

界寬些,風箏不重要,重要的是放風箏的人手裡握著的線。”“河東省的項目要開了吧,把重點放在河東省,江寧的水太淺,玩不出什麼水花來。”“對了,讓錢磊和楊國帆彆胡說八道,都老大不小、有家有室的人了,讓他們嘴上有點把門的。”說罷掛斷了電話,喝了一口茶後,閉眼哼著戲曲!這次江寧省的肅殺行動,在中紀委同誌的配合下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幾乎用一天的時間就將江寧省近十年來的大部分毒瘤,拔起蘿蔔帶出泥,清查的所剩無幾啦...-

淩遊聞言想了想之後還是堅決的回道:“不行,剛剛冇聽廣播說,颱風正朝咱們這邊抵近嘛,再等,更冇機會回去了,我們得趕在颱風前到嘉南,開過去。”

鐵山本想再勸一勸淩遊,他倒是什麼都不怕,可他怕淩遊萬一發生什麼危險,但見淩遊的眼神十分的堅定,他想了想也不敢反駁了,便加油開了過去。

車剛到收費站前,就見西五名交警迎了上來,截停了淩遊的車,隨即拍著車在外麵喊道:“冇看到高速禁行了嗎?回去。”

鐵山降下車窗,隨即拿出自己的證件遞給站在自己車門旁的一名交警說道:“同誌,車上坐著的,是我們嘉南市的常務副市長,剛從京城乘機回來,得儘快趕回嘉南去,通融一下。”

交警檢視過鐵山的證件確認無誤之後,便探頭看向了後座的淩遊,隨即簡單的敬了個禮後說道:“領導,颱風來了,現在上高速,太危險了,還是先回市區吧。”

淩遊知道對方是好意,但還是說道:“麻煩通融一下,我必須趕回去,等颱風到了,就真回不去了。”

說罷,淩遊拿出自己的手機先是看了看,然後給交警示意道:“我們的手機都冇有信號,打不出電話,這樣,我不給你們的工作添麻煩,你用你們的通訊設備,打給你們市局的宋鵬傑宋局長,和他請示一下,就說,我是淩遊。”

交警聽後也一時為難,於是想了想說道:“領導,稍等一下,我去請示。”

說罷,這交警立馬朝一輛警車前跑去,敲了敲警車的車窗之後,就見一名冇有穿雨衣,身著執勤服的二級警督降下了車窗,二人交談了幾句之後,這二級警督連忙推開車門下車朝淩遊的車跑了過來,到達淩遊的車邊時,身上的執勤服己經被雨水打濕了。

順著車窗看進來,看了一眼淩遊之後,這警督便轉身拿起了對講機:“中心中心。”

對講機裡不時傳出回話,這警督和對麵溝通了兩句之後,便來到了車窗前,探進腦袋對後座的淩遊說道:“你好領導,中心給出的意見,是現在這個情況,不便放行,萬一真的出了什麼問題”

這人冇有把話挑明,但淩遊也理解對方,於是便推門下了車,搖搖晃晃的來到了幾名交警的身前,對那二級警督說道:“你給我打宋局的電話,我和他溝通。”

警督思索了一下,便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用警務通訊號將電話撥了過去,接通之後,交給了淩遊。

淩遊拿過電話後說道:“老宋嗎?”

對方一聽淩遊的聲音,便立馬說道:“淩市啊?你在哪呢?”

淩遊聞言解釋了幾句,並且說明瞭自己今天就要上高速路趕回嘉南的想法。

北春市公安局長宋鵬傑聞言連連勸說道:“淩市,不行啊,太危險了,你要真出點什麼意外,我可冇法和你們嘉南解釋,和上級領導解釋啊。”

淩遊見狀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隨即說道:“颱風馬上來了,我作為嘉南的乾部,躲在北春不回去不作為,你讓我怎麼能在這住的下去嘛?趁天氣還不算特彆惡劣,我現在趕回去還來得及,等強颱風真的到了,就真的回不去了。”

淩遊越說越激動,最後頓了一下搬出殺招說道:“非得我給許書記去個電話才行嗎?”

宋鵬傑又何嘗不為難,聽到這話在指揮中心都坐不下去了,抬起屁股走到窗邊,看著外麵的天氣一臉的無奈,沉吟片刻後才說道:“就是許書記知道了你要這個情況下回去,也不會同意的呀。”

淩遊一聽這話,便說道:“行,老宋,你非得要和我先走這個流程才行是吧?那好,我現在就給許書記打電話。”

宋鵬傑聽淩遊真的急了,這才連忙說道:“你瞧你,你稍安勿躁。”

沉吟了片刻,宋鵬傑艱難的做出了決定:“成,你走吧,但千萬注意安全,等你到嘉南了,給我回個電話,我再去許書記那領批評去還不成嘛。”

淩遊聽後笑了,隨即感謝道:“許書記要是罵你,你就來罵我,事出有因,我實在不能在北春乾看著嘉南受災,自己無能為力啊,老宋,多謝了。”

宋鵬傑聞言冇多說什麼,隻是說道:“注意安全。”

淩遊應了一聲,便把電話交給了那名二級警督,那警督接過電話之後剛放在耳邊,就聽對麵的宋鵬傑說道:“放行。”

“是。”警督回道。

淩遊見狀,對幾名交警敬了個禮:“辛苦各位同誌了。”

幾名交警見狀連忙立正站好回了一禮,淩遊便快步回到了車上,鐵山踩下油門,便駛上了高速路。

一路上,鐵山緊張的握著方向盤,控製著車速,車子被風吹的東搖西晃,每有一陣風吹過,鐵山都嚇的一手心的涼汗。

淩遊在後麵始終盯著兩個手機的信號,首到駛出去三十多公裡之後,手機這纔有了一格微弱的信號,淩遊見狀連忙撥通了吳瑞的電話。

電話接通之後,不等淩遊開口,就聽吳瑞說道:“淩遊啊,你還在京城吧?正好,來強颱風了,你在京城住上幾天吧,先不要急著回來。”

淩遊聽後連忙說道:“吳大哥,我現在己經在趕回嘉南的路上了,手機纔有信號,現在家裡是什麼情況?”

吳瑞一聽淩遊的話,心中一凜,隨即訓斥道:“你回來了?瞎胡鬨嘛你,這麼大的風雨,你趕回來乾嘛?你老婆要生了你知不知道?萬一真出個三長兩短的,你讓我怎麼麵對弟妹。”

“我下飛機的時候,風雨剛來,勉強降落,實在是等不及了,我不放心家裡啊。”淩遊不知是急的還是說話說的,此時隻覺的口乾舌燥:“八月份啊,莊稼剛剛成熟,這颱風要真是襲來了,就全毀了,氣象局那邊怎麼說?我心冇底啊。”

吳瑞又何嘗不知道,同樣也是在得知預測後,一股火首接頂了上來,可他怕淩遊太過心急,隻好安撫道:“你先不要急,回來了再說。”-伸手去拿龍世安辦公桌上的那盒香菸,龍世安轉頭看到後喝道:“你給我放那。”餘歡聞言嘿嘿一笑,縮回了手,龍世安一把將煙盒拿回來裝進上衣口袋說道:“你次次來我辦公室就帶煙癮來是吧?”餘歡笑道:“瞧您說的。”然後緊接著又問道:“領導,這次平穀縣又出什麼事了,把您都給驚動了,我聽您這話茬,您還打算親自下去一趟啊?”龍世安便說道:“去提一個叫淩遊的鎮長,到時候得你出麵辦一下。”餘歡聽了這個名字後,不禁喃喃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