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0章 絕境中的絕境

,不需要我們血祭。不過當我們走進賓館後,卻看到了老闆正帶著幾個人,在一個盆子裡放血。一群窮人正在放血,他們臉色蒼白,身體都在發抖。伴隨著,他們的血被抽出落在盆裡。按照抽出的血量,他們得到了自己的報酬。這一幕,深深刺激到了我。我一聲不吭,臉色很難看。老道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歎息說道:“就算在這個城市,血隱也是無法避免的“血祭,是這個世界出生的人,必須要做的事情“生存,死亡,稅收,血祭“誰都無法避免“...-老者每一次劍尖觸膚,都是輕輕的,彷彿隻是在告訴我,他的劍確實命中了目標。這種感覺讓我大驚失色,我開始意識到,他所說的“掌握了法則”並非虛言。他的劍術已經超越了常理,達到了一種令人難以想象的境界,那是一種近乎於預知未來的能力,或者是操縱因果的神秘力量。

我站在黑暗中,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震撼和敬畏。這位劍神的力量,已經超出了我對劍術的所有認知,他的劍就像是命運之刃,決定了一切的結果。這種境界,不僅僅是技巧上的巔峰,更是法則上的絕對掌控。

麵對著這位神秘劍神的無情劍招,我深感無力。他的每一次攻擊,都像是註定要命中的宿命之擊,無論我用儘何種手段,步伐如何變換,劍法如何巧妙,都無法逃脫那既定的結果。他的劍尖總是在最不可思議的角度出現,輕輕觸及我的肌膚,提醒我無法逃避的現實。

我的呼吸變得急促,汗水沿著額頭滑落,我心中湧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挫敗感。我開始意識到,這不僅僅是一場簡單的對決,而是兩個不同世界觀唸的碰撞。在我麵前的這位老者,他所掌握的已經超越了個人力量的範疇,達到了一種對宇宙法則的理解和應用。

我的劍術,我的力量,我的身法,在這裡似乎都失去了意義。我和他之間的差距,如同凡人與神明之間的鴻溝,已經不是通過技巧或者力量可以彌補的。這是境界的差距,是對劍道、對生命、對宇宙本質理解的深度和廣度的差異。

我感到了一種強烈的渴望,渴望能夠突破現有的極限,渴望能夠理解並掌握那些深不可測的法則。我知道,如果不能在自己的境界上有所突破,那麼我永遠也無法超越眼前的這位劍神。

這一刻,我放下了手中的劍,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試圖去感受那股隱藏在每一次劍擊中的法則之力,試圖去理解和領悟那個我所未曾觸及的劍道真諦。

我深吸一口氣,將心中所有的迷茫和恐懼都暫時拋在腦後。我感受到了體內劍神之力的澎湃,那是一種超越了常人極限的力量,它在我的脈絡中奔騰,如同百恒河沙般無數的力量顆粒,每一粒都蘊含著無窮的可能。

我再次握緊手中的劍,整個人的氣息瞬間變得淩厲無比。我已經達到了“百恒河沙”的境界,我的每一次攻擊都充滿了毀滅性的力量,足以撼動天地,破碎星辰。

我的實力提升,確實令在場的氛圍為之一變。力量的激盪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自信,彷彿無論麵前是何等強大的敵人,我都有了一戰的勇氣和底氣。然而,這股力量的顯露卻並冇有如我所預期的那樣震懾住眼前的老者。

相反,老者的眉頭緊鎖,他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和憤怒。他的聲音中充滿了冷厲,彷彿在斥責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晚輩:“你以為力量就是一切嗎?莽夫!再強大的力量在你這種不懂得真正劍道的人手中也是徒勞!”

他的話語如同一記重錘,猛烈地擊中了我的自尊心。我意識到,儘管我已經達到了“百恒河沙”的境界,但在他麵前,我依然顯得如此的幼稚和無力。他的身影在黑暗中顯得更加高大,他的劍法更是深不可測,每一次揮劍都蘊含著無法理解的深意。

我的攻擊,無論如何猛烈,似乎都無法觸及到他的衣角。每當我以為我終於找到了他防禦的破綻,卻發現那不過是他故意露出的幻影。真正的他,總是站在一個我無法觸及的地方,用他的劍告訴我,我所謂的力量,在他的劍道麵前,不值一提。

我開始感到一種深深的挫敗感,這種感覺比之前任何一次敗北都要強烈。因為這次,我敗在了境界上,敗在了對劍道的理解上。我的力量雖強,但在這位老者看來,我不過是一個拿著寶劍卻不懂劍術真諦的莽夫。

在老者的斥責聲中,我的內心湧起了一股倔強和不屈。我知道,我的力量在劍道的高層次麵前顯得稚嫩,但我仍舊固執地認為,力量的增長是劍道修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的劍神之力再度爆發,以一種近乎狂熱的方式,我將所有的能量都凝聚在劍尖,與老者展開了激烈的對決。

我們的劍影交織在一起,每一次碰撞都似乎要撕裂周圍的黑暗。我的攻擊變得更加猛烈,每一劍都帶著破空之聲,彷彿能夠劈開山嶽。然而,老者的劍法依舊深不可測,他的每一次出劍都彷彿在引導著一種無形的力量,輕易地穿透我的攻勢,讓我無法近身。

戰鬥持續了不知多久,我的身體已經佈滿了傷痕,鮮血染紅了我的衣衫。每一次受到攻擊,我都能感受到老者劍法中的深意,那是一種超脫於凡俗的力量,它不僅僅是傷害**,更是在摧毀我的意誌。

然而,就在我身心俱疲之際,我的內在世界卻發生了驚人的變化。我的氣息突然爆發,彷彿突破了某個無形的瓶頸,達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千恒河沙”。

這一刻,我感覺到了自己力量的質變,每一粒力量的顆粒都蘊含著無窮的智慧和可能,它們在我體內彙聚成一股無法想象的洪流。

但老者似乎並不為我所動,他的眼中反而閃過一絲更加強烈的憤怒。他的聲音在劍影中迴盪:“你這是在自取滅亡!走入了邪路,而且越走越遠!”

“你的力量再強大,也擊敗不了我

“因為你根本無法擊中我

“你太令我失望了,看來你命中註定不是拯救魔塔的人

“去死吧!”

我能感受到他劍中蘊含的死亡氣息,每一次揮劍都彷彿要將我的生命剝離。我的衣衫已被劍氣撕裂,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鮮血染紅了周圍的黑暗。我試圖反擊,但力量雖強,卻始終無法觸及到老者的分毫。

“你已經無可救藥,今日我便讓你徹底解脫!”老者的聲音冰冷,充滿了審判之意。他的劍光如同死神的鐮刀,每一次揮舞都讓我感到生命的脆弱。

我知道,我已經陷入了真正的生死邊緣。這位劍神不僅在技藝上遠超於我,現在連心境上也判若雲泥。我的力量雖強,但在他眼中,不過是走上了一條錯誤的道路。

-神殿纔是一切的罪魁禍首。神殿的威望,已經到了難以形容的地步。可在一群鴿派麵前卻失敗了。這下,神殿當中的神族至強者,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因此很快,神殿派來了大軍,神族鴿派全滅了。是完全的消滅,無數的神族都死了。可誰也冇有想到,雖然毀滅了全部鴿派。可接下來,情況依然冇有好轉。因為,很多神族開始反思,他們開始意識到了戰爭的殘酷。更有鴿派倖存的親屬,開始吸收一切知識。一場悄無聲息的變革正在開始。神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