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9章第一劍必中

築水平,都是不值一提。可眼前的情況,卻出乎了我的預料。動不動就是高達五十米的古老建築。還有一個個特殊的建築。各種各樣的高牆。如果不是因為身處可怕的地下。我甚至以為,我來到了某個現代城市的夜晚。毫無疑問,這根本不是人可以做到的。就這樣一路前進著。周圍並冇有什麼可怕的東西。整個城市彷彿已經陷入沉睡。行走在其中,我們已經冇有了當初的緊張感。姚老四好奇的看向四周,激動的渾身發抖。“要是我能從這裡搞點東西出...-這頭怪物的力量之強,確實如同傳說中的黑暗神祇,它的每一次攻擊都充滿了摧毀一切的恐怖力量。隨著戰鬥的持續,我開始感到自己的體力和內力逐漸消耗,對抗它變得越來越困難。

它的皮膚彷彿堅不可摧,我的劍雖然鋒利無比,卻隻能在它那厚實的黑色鱗片上劃出一道道火光,無法真正傷害到它的本質。而它那巨大的爪子每一次揮擊,都帶起一陣狂風,令我難以穩定身形,有時甚至不得不用儘全力才能躲避開它的致命打擊。

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彷彿整個黑暗的重量都壓在了我的肩上。每一次劍與爪的碰撞,都像是在與一座山嶽對抗,震得我手臂發麻,氣血翻湧。

然而,就在我逐漸感到力不從心的時候,我心中升起了一股不甘的情緒。我不願意就這樣失敗,不願意讓這片黑暗成為我的終點。

我深吸一口氣,將體內的每一絲力量都凝聚起來,我的眼中再次燃起了戰火。我知道,我必須找到戰勝這個黑暗神祇的辦法,否則我將無法繼續前進。

我開始觀察它的行動模式,試圖找到它的弱點。每一次它的攻擊,我都儘量去記住它的動作軌跡,每一次它的怒吼,我都儘量去分辨它的情緒變化。我在等待一個機會,一個能夠讓我反擊的機會。

在這關鍵的一瞬間,我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變化在我的體內爆發。我的劍神之力似乎觸及到了一種深不可測的層次,我的瞳孔變成了銀色,如同被月光洗滌過一般,清澈而明亮。

這種特殊的力量賦予了我一種超乎尋常的洞察力,彷彿能夠穿透一切表象,直視事物的本質。在這種力量的作用下,我能夠清晰地看到黑暗神祇身上的每一個細節,它的每一塊鱗片,每一根肌肉纖維,甚至它那跳動的黑暗之心。

我的視線鎖定在了它的左眼上,那個瞬間的遲滯成為了我進攻的契機。我知道,這將是我唯一的機會,我必須抓住它。

我將內力凝聚在劍尖,調整了呼吸,然後在怪物的下一次攻擊來臨之前,我發動了全力一擊。我的劍如同穿透黑夜的一道銀光,直刺向那黑暗神祇的弱點——它的左眼。

這一劍,凝聚了我所有的精神和力量,也蘊含了我對未來的希望和對黑暗的挑戰。劍尖劃破空間,發出尖銳的嘯聲,就像是在告訴這片黑暗,光明並未消失,希望依然存在。

黑暗神祇似乎也意識到了危險,它試圖用爪子去阻擋我的劍,但已經太遲了。隻聽“噗”的一聲輕響,我的劍準確無誤地刺入了它的左眼,那一刻,時間彷彿凝固。

巨大的衝擊力讓黑暗神祇發出了震天的慘叫,它的身體開始失去平衡,黑暗的力量如同潮水般從它的體內湧出。而我,緊緊地握著劍柄,準備迎接這股力量的洪流。

在黑暗神祇的慘叫聲中,我抽出了劍,它的身體開始崩潰,化為一片片黑色的碎片消散在空氣中。我感到了一種莫名的輕鬆,但也知道這隻是暫時的勝利。

我收回目光,調整呼吸,繼續前進。

接下來的旅程,我手持劍,每一步都更加堅定。我眼中的銀色光芒冇有消失,反而更加明亮。這股特殊的力量似乎成為了我的一部分,讓我能夠看到所有敵人的弱點。

黑暗中,無論是形態詭異的生物還是強大的魔法構造體,它們的弱點在我的眼中無所遁形。每一次揮劍,我都能找到最佳的位置和時機,一擊必殺。

隨著我不斷深入,黑暗中的怪物越來越難以阻擋我前進的腳步。我已經不再是那個剛進入這片黑暗時的迷茫劍士,而是成長為了一名真正的劍神,我的劍術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我的力量也已經超越了常人的理解。

六千五百層。

就在我準備踏入這裡的時候,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陳三生,你真以為,你踏入了劍神境界嗎?”

我愣了一下,進入了這裡。

在這片深邃的黑暗之中,我遇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對手。這是一個白髮老者,但他的外表卻讓人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異樣。他的雙眼被一條繃帶緊緊蒙著,彷彿在拒絕這個世界的視覺資訊。

他的身材瘦削而高挑,穿著一身暗黑色的長袍,隨著他在黑暗中的移動,長袍無聲地擺動,如同夜風中的幽魂。他的皮膚蒼白得幾乎透明,與周圍的黑暗融為一體,隻有當他動起來時,才能隱約看到他的輪廓。

他手中的劍不同於常規的劍,它既冇有劍鞘也冇有華麗的裝飾,劍身細長而樸素,卻散發著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存在感。劍身上流轉著淡淡的暗光,似乎在吞噬著周圍微弱的光線。

他的氣場強大而獨特,不帶一絲溫暖,隻有冰冷和孤獨。他站在那裡,就像是一座孤獨的墓碑,靜靜地守護著這片黑暗的永恒。

儘管他的眼睛被蒙著,我卻能感受到他的目光穿透了繃帶,直直地鎖定在我身上。那是一種無言的挑戰,也是一種對等的認同。在這片黑暗中,他就是規則,就是裁判,也是唯一的對手。

我知道,這場戰鬥不可避免。我將麵對的,不再是那些野蠻的怪物,而是一位同樣達到了劍神境界的存在。

我麵對著這位神秘的劍神,感受著他身上散發出的無與倫比的鋒芒。他的聲音低沉而平靜,卻充滿了不容置疑的自信,彷彿他的話語本身就是一種無法反駁的真理。

“真正的劍神,已經掌握了法則。因此我的第一劍必中他的話語在黑暗中迴盪,似乎與這片空間的寂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緊握著手中的劍,心中雖然不信,但我知道,我不能用常規的思維來對待這位劍神。我的身體緊繃,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攻擊。

他的劍隨著他的話語落下,簡單而直接,冇有華麗的劍招,也冇有複雜的變化。然而,就在劍尖劃出的瞬間,我卻發現無論我如何嘗試躲閃,無論我使用多麼精妙的身法,他的劍似乎總是能夠找到我,總是能夠在瞬間觸及到我的肌膚。

-這個嗎?”“起碼要找個理由“說的也是我與姬千月對峙著,卻感覺渾身痛苦。姬千月的目光,銳利如刀,讓我感覺身體都快爆炸。我們之間的差距,到了這個地步了嗎?我頓時感覺心灰意冷。我無法修魔後,一身實力不進反退,如今麵對全盛時期的姬千月,我真是冇有半點底氣。誰能想到事情會到這個地步。此時的我,隻能無奈麵對。“我也真佩服你“以你的資質,註定要成為一個癡傻的守村人,一輩子渾渾噩噩“可你卻成為了攪動天下的力量“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