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閱兵儀式

雖然有點清瘦,但也是有曲線的好不好?等著吧,等她騰出手來給自己弄點藥膳,調養陣子,保管到時閃瞎他的狗眼。等等,不對呀!呂頌梨突然想起件事,原著裡,和秦晟成婚多年的女主趙鬱檀是冇有孩子的,而趙鬱檀在嫁給謝湛為繼室後,火速給他生了對龍鳳胎。以此推斷,有問題的不會是趙鬱檀,那麼,問題就出在秦晟身上咯?呂頌梨並不知道,在原著裡,秦晟和趙鬱檀成親時,秦夫人病重,很快就去逝了,兩人因為喪禮就冇有圓房。後來秦家...-

大黎方麵和鮮卑王庭的成員也在討論此次軍演。

有人同意這個提議,有人不讚同。

不讚同的是悲觀派,樂觀派則覺得答應了也無妨,正好讓他們看一看,撇開平州的炸藥啥的不談,平州的軍隊實力如何。

“舉行觀兵儀式這事,皇上答應了就答應了嘛。”

宋墨不欲多說,“此事無需再議,呂頌梨既然提議了,那朕也想知道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另外,有一些事,還需要點時間佈置。

十月初三,場地佈置好之後,這次采用了品字形結構,鮮卑成員單獨坐在一側,大黎和平州分坐另一側。無廣告、更新最快。

呂頌梨、宋墨還有拓跋多吉帶著各方要員端坐高台。

閱兵儀式開始。

出場順序是抽簽的,大黎抽到第一個出場,鮮卑第二,平州正好是第三。

大黎的精銳最先入場,他們展示了大黎最精銳的步兵模擬作戰時訓練有素行令禁止的風貌。

邊上,一名少將揮舞著令旗,大黎的精銳立即四散開來。

在鼓點聲中,他們打起了一套氣勢恢宏的拳法。一拳一腳,整齊劃一,震天的吼聲,讓整一片都充滿了肅殺之氣。

連宋墨都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大聲叫好,甚至還得意地朝呂頌梨和拓跋多吉看了一眼。

呂頌梨也點了點頭,畢竟大黎的底蘊放在這了,這些大黎軍中精銳們的表現很不錯。

大黎表演完後,就到鮮卑了。

鮮卑他們選擇了騎兵精銳模擬對戰表演,對陣廝殺時的凶殘表現得淋漓儘致。

鮮卑騎兵展示完的時候,大黎的官員都有點不適,太凶殘了。而且大黎的官員們一個個眼底都帶著鄙夷,鮮卑韃子!

平州方麵的官員呢,因為平州的地理關係,與胡虜相鄰,在秦呂兩家到平州之前,一直飽受鮮卑欺淩,自是曉得他們的凶性的。

所以表現得很平靜,隻是袖子底下捏著的拳頭不那麼用力就好了。

雙方展示完畢之後,宋墨和拓跋多吉都對底下軍士的表現很滿意。

他們心說,都是下了功夫的,冇給朕|本可汗丟臉。

然後兩人的目光都若有似無地看向呂頌梨的方向。

呂頌梨笑了笑,還朝他們敬了一杯。

宋墨和拓跋多吉心一沉。

鮮卑騎兵下去之後,邊上,平州的鼓手開始擂鼓。

隨著鼓點聲響起,出現在最前方的是穿著統一軍服的孫從義和樂麟,兩人身後是高舉著巨幅旗幟的十二名平州少年少女,這裡麵有秦葭、秦渝、秦濱、秦澈還有呂驍以及另外七位彆家的優秀子弟。

這些都是平州的下一代人才。

他們高舉著巨幅旗幟走了過來。

看到這奇怪的一幕,大黎和鮮卑方麵的人都不由得議論紛紛,“這是放大版的平州旗幟吧?”

“是的,看那隻大公雞就知道了。”

“他們怎麼抬著這玩意出來了?是什麼意思啊?”

在這些議論聲中,他們身後的方陣入場了。

整個方陣正麵二十五人,縱深十四排,共計三百五十人。

隻見他們手持弓弩,踢著正步,勻速地前朝著。

所有人的步子都是筆直有力的,整齊劃一的,從側邊看,彷彿看到隻有一個人的腿在踏步。

刷刷刷的腳步聲,三百五十名精銳有節奏地向前,每一步都彷彿踏在了在場觀眾的心上。

所有的人,都不自覺地屏息著,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這個方陣。

方陣檢閱的士兵都是精挑細選的,高矮胖瘦基本一致。如此,一眼就能看出平州將士的軍容軍貌都太好了。

“向右轉!”

在前方孫從義和樂麟兩人一致的口令下,所有將士頭的頭統一向右轉,向呂頌梨的致以注目禮,口中統一高喊著:“保衛平州,忠於州長!”

此聲勢浩蕩的口號一出,宋墨臉色都變了。

如此高亢嘹亮的口號一出,整個方陣頗有一種氣吞山河之勢。

當士兵們手持弓弩向呂頌梨這個平州州長效忠的時候,呂頌梨也麵露激動地朝他們揮了揮手。

這一幕出現的時候,氣氛到達了最高峰。

那些來自河東的,有幸得到觀禮機會的郎君少女們忍不住歡撥出聲。

這樣熱血的場麵,現代人看的時候都覺得熱血沸騰,更何況對於現在的人來說呢?衝擊力是很大的。

他們隻覺得平州的這個閱兵儀式安排得太好了,完全喚起了漢人的血性,還有他們的忠君情懷!

而此時,大黎和鮮卑的將領們則是一臉的凝重,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

平州的這支方陣有三百五十人,雖然他們的軍演目前隻有一兩個簡單的動作,不如他們之前的軍拳和對戰表演那麼多動作。但,越簡單的動作,越是不簡單。

平州十二名少男少女旗手抬著平州大旗下去之後,孫從義和樂麟兩人退至一旁,高聲下令,“模擬射擊開始!”

緊接著,所有人就看到,平州這支三百五十名精銳的方陣立即動了起來。

冇有多久,三列隊伍就形成了,這三列隊伍手持弓弩瞄準了前方,前方六十丈外豎立著一擺擺的靶子。

然後他們就看到,第一列射完手中的弓箭就蹲下,第二列上前接替射擊,第三列往前一步做好準備,第一列退回之前第三列的位置。

所有的動作整齊劃一、乾淨利索、絕不拖泥帶水,而且充滿力量感,真是好看極了。

“這是三段式射擊法?”楊應欽呢喃道。

三段射擊法在平剛談判時,也是平州剛反的時候就用過。後麵不管是大黎的軍中還是鮮卑軍中,都知道了這個詞。

邊上有個人搭話,“別隻顧著琢磨平州的三段式射擊法,你再看看平州士兵們使用的弓也很不一樣啊。”剛纔他們就注意到了,平州的弓看起來和平時他們用的弓很不一樣。

楊應欽聞言看過去,發現搭話的是鮮卑的大將獨孤忠,而獨孤忠也發現了這點,兩人對視一眼,然後不失尷尬地移開了眼。

就這麼一會,平州弓箭手對麵擺著的靶子就由固定靶變成了移動靶子。

在場的人,除了隸屬平州陣營外的,都吃了一驚。

接著,他們再讓人去打聽命中率,得到數據之後,都沉默了。這是六十丈的距離啊!還是移動靶子!平州這些士兵是什麼品種的怪物?

鮮卑:強軍!一支罕見的強軍!

大黎:下馬威,妥妥的下馬威。

“這會不會是平州壓箱底的實力了?”有人發出如此疑問。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有些人覺得平州真是傻,這樣的武器不藏著掖著,等將來用到戰場上,偏要拿出來,現在被他們知道了吧?女人,就是頭髮長見識短。

有人反駁,“不會。想也知道啊,誰會將壓箱底的手段擺在明麵上啊。”

現場裡,大黎人和鮮卑人都是心情沉重,太強了,平州軍隊的實力太強了。打不過,他們根本打不過。

唯獨隸屬平州的人心中滿是興奮。

看著平州軍隊表現出來的這一幕幕,宋墨臉色發白,他知道平州的大軍,目前是由秦珩所掌。

他是真後悔,自從平州造反以來,經曆的諸多場戰役,可以看出秦家所出之武將,都是天生戰將帥才。

而他,失去了他們。

觀兵儀式結束後,宋墨回去鑾帳裡就倒下了。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嚴峻,幾乎無險可守。鮮卑胡虜因為有騎兵,最擅長野戰。相比之下,平州的騎兵營還在建設中。尤其是馬匹,去年繳獲了鮮卑不少的好馬,之後一直在繁育中。總之一句,平州騎兵營還未成氣候。平州目前還不具備與鮮卑硬杠的實力,故需避其鋒芒。聽到呂頌梨如此乾脆地承認平州接管兩地也守不住,孫明等人還挺意外的。麵對他們的目光,呂頌梨很坦然,她冇說的是,其實硬守,還是有可能守得住的。但呂頌梨覺得,有多大的胃口就吃多大的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