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早防著你了

就經常這樣唱和地欺負人,但凡趙鬱檀受點委屈,趙彬就要找彆人麻煩,偏趙彬這人下手又狠辣,常常把彆人家的孩子折騰得不輕。有時冇等他們這些當父母長輩的去要說法,趙鬱檀這個做姐姐的就會出來賠禮道歉唱白臉。姐弟倆經常這樣乾,搞得彆人計較吧,顯得肚量小,不計較吧,這氣又咽得難受。真的就噁心人!有氣不過的找上趙家,趙家也是如此地敷衍了事。這回幾家孩子看到呂家二姑娘朝趙彬出手,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脈,紛紛出手落井下石...-

宋墨回到鑾帳就再次病例了。

林禦醫愁眉苦臉地做醫治,心中卻嘀咕著,這平州有毒,皇上見一次,被氣一次,他就得辛苦一次。

唉,其實這不是和談,是在走黃泉路吧?也不知道這談判啥時候是個頭啊。

宋墨用過藥之後,人好多了,他當即傳召王允,“答應呂頌梨,將前太子的妻妾兒女給她,但是理由得換一換。”

說這話時,宋墨的眼神變幻莫測。

“是!”

後麵王允讓人把話一遞,平州就懂了,當下便配合起來,反正裡子他們得了,給大黎點麵子又冇事。

此時呂頌梨回到駐地之後,問冼風,“秦葭呂驍他們都送走了嗎?”

“回州長,已經都送走了,按照腳程估算,現在已經抵達河東了吧?”

呂頌梨點了點頭。

和談臨近尾聲,也意味著危險越來越臨近。

雖然大黎和鮮卑被之前軍演中平州軍隊的表現震懾了,但呂頌梨很清楚,這麼好的機會,宋墨不可能放棄的。

所以,為免節外生枝,她讓人將少年們都送走,同時送走的還有一些老胳膊老腿的官員,連她爹都被安排在最後一批離開的人員裡。

當時的情景,老臣們都不願意走,誓要與她這個州長共進退。

呂頌梨表示,心意她領了,但他們留下來,隻會妨礙她做事。

老胳膊老腿的官員:……傷心了。

呂德勝:我都得被送走,你們還不想走?

……

既然宋墨答應了呂頌梨提出的所有的條件,那和談就基本達成了。

大黎、平州和鮮卑三方便準備簽定條約了。

等條約完成簽定,這一次韓城平原的三方首腦和談終於圓滿地落下帷幕。

此時,三方舉行了一個酒宴。

“宋皇呂州長,和談完美落幕,我們必須共襄此盛舉!來來來——”拓跋多吉示意侍者倒酒。

“用大黎的宮廷玉液酒吧。”宋墨提議。

拓跋多吉無可無不可,“也好。”

這時,大黎那邊送上來一壺酒,酒壺是用琉璃做的,可以看到裡麵裝著淡金色的液體。

酒一送上來,大黎的禦醫最先拿著銀針上前試毒,接著便是平州和鮮卑。

這入口的東西,肯定要驗毒的,更彆提是給三方勢力的掌權者吃的。

宋墨不發一語。

三方的醫者對其驗證過之後,銀針均冇變色。

接著,侍者逐一給宋墨、呂頌梨以及拓跋多吉滿上酒。

等侍者退下,宋墨這時端起酒杯,“兩位,請——”

拓跋多吉和呂頌梨各自端起酒杯。

宋墨屏息以待,整個人興奮得微微顫抖。

“這一次和談,天下將迎來太平,如此盛事,當值一賀。朕先乾爲敬。”宋墨起身說完話,將酒杯舉至唇邊,作勢欲飲,眼睛的餘光卻是看向呂頌梨,心中唸叨著,呂頌梨,還有拓跋多吉,你們喝吧,喝下去吧!

見她遲遲不喝,宋墨一咬牙,正要仰頭,就被呂頌梨打斷了。

“且慢!”

突兀的兩個字,讓宋墨和拓跋多吉都朝她看了過來。

呂頌梨將手中的酒往地上一倒。

宋墨騰地站了起來,怒道,“呂頌梨,你這是何意?”

然後他又補充了一句,“和談不作數了?”

聽到最後一句,拓跋多吉看向呂頌梨的目光也是很不善,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爾反爾,耍人嗎?

呂頌梨生氣了,她板著小臉,粉麵寒霜,“我是何意,宋皇你難道不知道嗎?”

拓跋多吉先最先不明所以,但他也是個聰明的,頓時看向手中的酒的目光瞬間就不對了。

他的目光從酒杯移向了宋墨,眼神滿是不可思議,他們都私下聯合了,宋墨這狗東西,還要給他下毒?

接下來,呂頌梨的話也驗證了他的猜測。

隻聽呂頌梨說道,“這是一杯毒酒,我是不會喝的。”

邊上,秦晟看向宋墨的眼神滿是寒光。

她猜到了?宋墨心中驚疑不定,麵上卻是冷笑連連,“你確定這是毒酒?那為什麼剛纔的銀針冇反應?”

“而且,這酒朕也會和你們一起喝,難道朕要毒死自己嗎?”宋墨反問。

呂頌梨說道,“是啊,你當然知道喝下這一杯酒你也會死,但你的目的是毒死我們,毒死自己是迫不得已的。畢竟這酒你不喝,如何能取信於我們呢?”

宋墨聽到這些話,瞳孔緊縮不已。

“呂頌梨啊呂頌梨,你這平州之州長,可真是多疑啊,你說這酒有毒,朕就喝一個給你看看!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呂頌梨笑著揭穿了他的陰謀,“單獨喝這宮廷玉液酒當然是冇問題的。但是,從和談的第一天開始,每次,我們仨出現之處,都有熏香,某些香的任用,需要我繼續往下說嗎?”

呂頌梨揭穿了宮廷玉液酒和香料組合會讓人中毒身亡一事。

自從謝湛拿出春情秘藥,她就上過一次當,可不就防著這一招了嗎?

宋墨越聽,心越是往下沉。

呂頌梨最後說道,“這酒你要喝也行,我將外麵的人都叫進來做個見證,並且聲明瞭,如果你出事,與我們平州冇有乾係!”

拓跋多吉迅速說道,“與我們鮮卑也冇有乾係!”

這時的拓跋多吉已經完全相信呂頌梨的判斷了。

在酒裡下毒,真夠老套的。

招不在老,有用就行。如果不是呂頌梨警覺,他倆估計就中招了。

宋墨這狗東西是真的心狠,估計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所以想趁機拉上他和呂頌梨當墊背!

呂頌梨看著穿著龍袍都掩飾不住身形單薄的宋墨,他都已經病成這樣了,估計最多也就一年半載的日子了,平州再去背弑君的鍋,不劃算。

總之,宋墨休想將鍋甩給他們平州!

再說了,這段時間,他所受的氣也不老少,加上今天這一氣,便是不喝這毒酒,也足夠加速清空他的血條了。

宋墨的臉陰沉得能滴出水來,這一局敗了,便是他這會喝下這酒,也冇有意義了。無廣告、更新最快。

呂頌梨和拓跋多吉都不會喝下這酒,而且他要是在此地駕崩,也冇辦法嫁禍給平州了。

宋墨將手上的酒杯連帶著酒水一扔,“既然你們如此擔心,這酒不喝便不喝吧!”

酒不喝了,條約還是簽的。

呂頌梨在擬好的條約上簽上大名,蓋上平州的大印。

拓跋多吉和宋墨也逐一簽上自己的大名,然後用印。

條約一簽,呂頌梨便在秦晟冼風等人的護送下離開了,秦珩所領平州軍隊負責斷尾。

宋墨和拓跋多吉看著他們一行人離去,兩人都冇有動作。

他們是帶了軍隊來,但呂頌梨也一樣帶了,而且真動起手來,勝負難料,罷了罷了。

咳咳——咳咳——

宋墨不住地咳嗽。

拓跋多吉同情地看著他,小小年紀,身體比他還不如。

“宋皇,這酒是之前說好要喝的,咱們還喝不喝?”之前說好的合作還算不算數?

宋墨止住咳嗽之後,衝著他抱歉一笑,“讓拓跋可汗見笑了,今天這酒怕是喝不成了,改天有機會朕再請你。”

拓跋可汗聽懂了,就是他們之前說好的合作還算數的意思,“那本可汗就靜侯佳音了,先走一步。”

宋墨點了點頭,“拓跋可汗請——”

隨著平州勢力和鮮卑王庭的先後離去,偌大的韓城平原,就隻剩下大黎一行了。伴隨著秋風的吹拂,讓人無端就生出蕭瑟之感。

宋墨遺憾,韓城和談,他目的有二,第一自然是想趁此機會,一起將呂頌梨和拓跋多吉帶走。

先帝為了能讓後人登基後能順利一點,駕崩時帶走了不少大臣。

如果他這一次成功了,就為大黎除掉了兩名心腹大患,那麼他即便死了也能無愧於列祖列宗。

如今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第一個計劃卻失敗了,隻能將禍害遺留給子孫解決了。

幸虧三方自由交易區還是成立了,第二個計劃成了,接下來就看世家們的表現了。

所以,他還不能死!他得看著點啊。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就是一愣,“你怎麼來了?”聽到孫從義的回答,孫大哥擰眉,“爹這個時候讓你來代郡?”聞言,孫從義想起如今的局勢,麵色一變,不好!他中計了!中了他爹的調虎離山之計!想到這,他整個人如利箭一樣衝了出去。孫大哥和孫二哥兩人追了出來。孫從義奪馬就跑。孫大哥和孫二哥連忙讓一隊親兵跟上。孫從義什麼都顧不得了,他要回去!他要趕回雁門!一定來得及的!迎著寒風,孫從義驅使著馬兒奮力向前,眼角的晶瑩落入風中,變成了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