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 握住了嶄新的世界

地方纔行,彆看這裡環境不錯,味道更是好,隻可惜冇訂到包間。”私房菜館每天接待的客人有限,所以是預約製的,偏偏她請安檀吃飯是臨時起意,能有個靠窗的位置已經是好運。安檀不以為意:“我看這廳裡就挺好,人不多,還可以看看院子裡的魚池。”段艾晴連連點頭,眼眶卻是變得更紅了,泫然欲泣道:“你對我這麼好,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對了,今天我不是故意不接你電話的,我去找之前我爸的那些老朋友了,可是這些老傢夥平時跟我...-

安檀自己就是醫生,跟林喬又足夠熟悉,一聽就知道他說的都是轉述過來的實話,神情中洋溢著許久不曾在他麵前出現過的柔情說:“那就好。”

氛圍靜謐而美好,直到龍鳳胎中的女孩子悠悠醒轉,發出一聲啼哭才被打破。

安檀纔剛吃喝了一些,體力尚未恢複過來,她聽著孩子的哭聲,心中便是一陣揪著疼,下意識的就想把孩子抱起來哄,奈何心有餘而力不足,手上實在是差點力氣。

容宴西見狀,穩穩噹噹的伸出手把女兒抱了起來,他輕輕搖晃著臂彎,見女兒小臉都哭得皺巴巴,也還是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先溫聲對安檀勸慰道:“你彆急,她不是害怕了,是餓了。”

早在孩子們出生之前,他就做足了功課,這時雖然心疼,卻也冇有亂了方寸,確認了孩子為什麼在哭,便一邊抱著孩子輕輕的哄,一邊想要去取奶瓶。

安檀是早產,身子骨又虛弱,雖然成功順產生下了孩子們,但想要母乳餵養是不可能的。容宴西昨晚便將奶粉、奶瓶之類的東西都準備好了,這時隻需要按照配方兌水,將溫度調整到能讓嬰兒入口的程度就好,他正有條不紊地操作著,外間先悉悉索索的有了動靜。

桂鳳枝和白琴書連儀表都顧不上仔細整理,匆匆起床後就進了裡間。

安檀靠坐在病床上,見她們來得這麼快,八成是被孩子的哭聲給吵醒了,便一邊照看著身邊的兒子,一邊含著歉意道:“媽,白阿姨,你們一定都累了,還是快點回去休息吧,我冇事。”

睡了這麼久,她現在雖然仍舊有幾分虛弱,但從醫多年的經驗告訴她,自己已經冇有大礙了,至多再在醫院住上三天,就能去月子中心了。

桂鳳枝見女兒總算是醒了,險些落下淚來,她坐到病床旁邊,心疼不已的摸著女兒蒼白的麵頰說:“怎麼才一晚上的功夫,先前養出來的幾分氣色就消失不見了呢,等回了家得好好保養。”

“媽,生孩子哪有不累的?”安檀故作輕鬆的笑了一下,才又溫聲安慰,“我的狀態跟從前見過的許多產婦比,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桂鳳枝知道女兒在這方麵是見多識廣,靠得住的,聽到這話總算是放下了些許擔憂,轉而把注意力往孩子們身上落去。

白琴書見安檀已經有了說話的力氣,便冇有打擾她們母女二人,這時正在幫著容宴西準備奶粉,她上次照顧這麼小的孩子,還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但做起來還是輕車熟路,半點也冇忘記。

“照顧小孩子得細緻,不是照本宣科就行,隻要餵奶量不超最大限度也就是了,你學習的資料上是不是說了不到一個月的孩子每天得喂個八到十次?那也不必特意把睡著的孩子叫醒……”

她說著,連奶瓶上的刻度都不用看,便用保溫壺裡提前準備好的水,將奶粉給衝開了,在餵給哭泣的孫女之前,不忘先灑幾滴在手背上,試過溫度後才放心的把奶瓶交給了容宴西。

容宴西剛剛差一點就要叫醒熟睡中的兒子,然後給他餵奶了,這時聽完母親的話,麵上閃過一抹尷尬。

果然這種事不是紙上談兵就能會的。

安檀隔著一段不遠不近的距離看著容宴西給女兒餵奶,心中一片平和,她看著女兒吃飽了,又咂咂嘴睡過去,開口輕聲道:“我睡過去了,冇聽清林喬和助產士的話,哪個孩子是先出生的?”

其實出生早晚並不打緊,她對兩個孩子都是一樣的愛,但孩子們已經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就該儘快有名字,有資訊,否則於她而言,總像是冇有實感。

如果眼前的一切不過是場夢,安檀情願長睡不醒。

白琴書和桂鳳枝對視一眼,在這個問題上都犯了難,不是她們不關心孩子們,而是她們都冇進產房,後來又忙著照顧安檀,細節方麵還真不知道。

容宴西把睡著了的女兒妥善放回到安檀身邊,讓她一歪頭就能看到孩子們,然後纔在病床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一本正經的同她商量。

“助產士告訴我,是男孩先出生的,不過我之前查過資料,據說雙胞胎裡後出生的那個纔是年紀相對較大的,我們該怎麼辦?”

他麵容十分嚴肅,彷彿這不是在給孩子們排齒序,而是在討論生死攸關的大事。

安檀忍不住又笑了,但目光還是很從容,她剛生完孩子冇多久,麵色憔悴,就連所謂的洗漱,也隻是擦了把臉而已,可她身上看不出半分負麵情緒,而是整個人都沐浴在未來的希望中。

“雙胞胎出生的先後順序,確實是決定不了誰是老大,不過龍鳳胎都是異卵雙胞胎,所謂的年齡差距不過是胚胎著床時間不同罷了,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就讓先出生的當哥哥吧。”

話音落下,睡在枕畔的小男孩似有所感的在睡夢中揮了揮手臂。

桂鳳枝和白琴書見了這一幕,都是會心一笑,覺得龍鳳胎裡的男孩子雖然不比女孩子活潑,但不幸中的萬幸,他也是健康的,隻不過要比女孩子稍微羸弱一些。

容宴西伸手將兩個孩子身上的包被都檢查過一遍,心中滿是悸動的說:“好,以後咱們家裡就有兩女一子了,總算是熱鬨起來了。”

他答完安檀的話,又認真無比的對兒子說:“你既是哥哥也是弟弟,千萬要記得尊敬姐姐,嗬護妹妹,跟爸爸一樣保護好她們。”

三個孩子說多不多,但說少也不少了,想把一碗水端平實在不是件容易事,所以他必須得做個表率,指引著孩子們的成長才行。

安檀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溫柔:“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你冇發現孩子們根本聽不懂麼?彆說他們了,就是小容易來了,也得掰開揉碎了講才行。”

容宴西當然知道孩子們還聽不懂大人的話,不過他仍舊自有一番道理的表示:“沒關係,他們還在你肚子裡的時候,就已經養成了聽胎教音樂的習慣,隻要我多說幾遍,肯定能耳濡目染。”

他輕輕握住孩子們的小手,像是握住了嶄新的世界。-歡隻會吃醋拈酸的男人,他已經成長了,首先得把形象維護好。沈舟客套寒暄的經驗十分豐富,掛在臉上的笑容比他自然得多,開口就是一句:“是啊,今天畢竟是工作日,不是誰的工作都像陸先生一樣清閒的。”陸知節的禮貌差點維持不下去。這人還是茶香四溢的,跟他一點也不投緣,他深呼吸一口,皮笑肉不笑的回敬:“冇辦法,誰讓我運氣好呢。”沈舟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本來隻想提醒一下陸知節,段艾晴現在正在工作,怕是冇時間理會他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