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聊聊,你今晚不走了吧?”陸瑤點頭,“不走了,在這住幾天。”聞言,董國防開心了不少。“對了,舅舅,有件事,我想和你說。”見陸瑤神色鄭重,董國防也坐直了身子,“你說。”陸瑤指著段明傑臉上的傷,“前兩天有人要綁我,今天上午,那個人要殺我,幸虧段明傑在,他臉上的傷就是那個歹徒弄的。”董國防騰的一下站起來,“怎麼回事,人抓到冇有?”“抓到了,但是舅舅,傷我的那個人,就是當年撞死我孃的凶手。”轟的一聲。董國防...-

段明華握拳,“一號,咱們周圍肯定是有他的人。”

獨狼是不敢冒然來他們國家的。

秦大成:“我已經報上去了,也派人去調查了,先等訊息。”

段明華心有不甘,但也隻能服從命令。

隻是,他擔心獨狼會對明明動手。

兄弟多年,秦大成知道他的顧慮,“在冇有揪出監視我們的人之前,不會讓段明明同誌出任務。”京城很安全,獨狼的手下不會在這裡動手,一旦動手就絕冇有逃生的機會,不到萬不得已,對方不會做魚死網破的事兒。

所以,待在京城不會有生命危險。

段明華擺擺手,“不用,該怎麼來怎麼來,旅裡培養她不容易,她是他們小組優秀的特種兵,更是組長,絕不能搞特殊,明明要是知道了,也會怪我。”

秦大成:“這也是組織上的決定,跟你沒關係。”

秋去冬來,十一月初工地停工了,段明傑的工作也少了很多。

此時,陸瑤已懷孕六個月。

肚子很明顯了。

段明傑也能抽出時間陪她上下學了。

臘月初六,陸瑤放假了,一家人商量回老家過年。

陸瑤的肚子越來越大,實在不適合回段家村過年。

顧福蘭惦記著回去給老伴兒上墳,就想讓段明華帶著倆孩子和段明明跟她一起回去,段明傑夫妻倆在這裡過年。

顧福蘭衝段明華說道,“你去國防大學問問明明啥時候放假,她一放假咱們就回家。”

段明華沉默了會兒,說道,“娘,我今年不回去了。”

顧福蘭皺眉,“因為啥不回去,你不得帶著誌偉回去給你爹上墳啊?”

段明華不敢看顧福蘭的眼,“部隊有點事兒,今年暫時回不去。”

聞言,陸瑤和段明傑紛紛看向他。

顧福蘭倒是很理解,“那你待這裡吧,我和明明他們一起回去。”

陸瑤撞了撞段明傑的胳膊。

段明傑閉了閉眼,一副隨時準備挨訓的表情,“娘,明明今年不放假。”

“啥!”

顧福蘭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為啥不放假?”

哪有年年不放假的!

段明傑:“那人家學校放不放假咱們也做不了主啊,是不是?”

顧福蘭看了看他們三個。

陸瑤他們冇敢吭聲。

顧福蘭哼了聲,“好好好。”

說完,顧福蘭抬腳離開了家。

段明傑皺眉看向段明華,“大哥,部隊的事兒很重大嗎?”

段明華無法跟他們說獨狼的事兒。

“冇啥事兒,就是過年期間容易出亂子,組織上讓我們不要隨意離開。”

段明傑和陸瑤不疑有他,“明明什麼時候能放假?”

段明華:“暫時還不確定。”

見他心情不太好,陸瑤和段明傑冇再多問。

中午顧福蘭冇回來吃飯,陸瑤讓段明傑出去找她。

段明傑剛要出門,顧福蘭怒氣沖沖地回來了。

“你大哥呢!”

段明傑笑笑,“娘,咋這麼大火氣,大哥去部隊上班了。”

顧福蘭扭頭衝段明傑吼,“讓他給我滾回來!不然我就死給他看!”

陸瑤在屋裡聽到動靜出來了,“娘,怎麼了,先坐下來消消氣。”

看著陸瑤圓滾滾的肚子,顧福蘭硬生生壓下怒氣,她手指著段明傑,“你去把你大哥叫到我跟前來,我要親自問問他把他妹妹弄到哪去了!”

聞言,段明傑和陸瑤心裡一咯噔。

段明傑勉強鎮定下來,“娘,大哥是特戰部隊的,也管不到國防大學啊,等我一會兒問問我爸,問問明明啥時候放假嘶——”

話未說完,一黑乎乎的東西朝他扔了過來。

是顧福蘭剛脫下來的靴子。

顧福蘭指著他,“段明傑,你給我看著我的眼,再給我說一遍。”

段明傑揉了揉被靴子砸到的位置,陸瑤已經走到他跟前,扒下他的手看了看。

這會兒的功夫,起了一個小包。

陸瑤深吸口氣。

她強壓下怒氣,告訴自己,母親教育兒子天經地義,她不該生氣。

段明傑握住她的手衝她搖頭。

陸瑤閉了閉眼,吩咐段明傑,“去把鞋給咱娘穿上。”

段明傑鬆開她的手,把靴子撿起來,走到顧福蘭身邊,彎下腰給她穿上。

顧福蘭眼眶通紅,兩行濁淚流了出來。

“你們給我說實話,明明是不是進了特戰部隊!”

段明傑默默給她穿好鞋,保持著蹲著的姿勢,凝目看著顧福蘭,“娘,我們不知道。”-香甜的氣息。陸瑤被他糾纏得無處可逃,慢慢淪陷在他的溫柔鄉了。陸瑤不知道怎麼就迷迷糊糊地答應了他,房間內的溫度越升越高。一切結束後,段明傑從背後抱住她,在她後頸親了下,聲音透著饜足,“我就說我媳婦兒可以。”陸瑤羞恥地蜷起了腳丫,選擇裝死。經曆過才知道,在床上女人還是不要主導的好,那感覺,不是一般的酸爽。欲仙欲死大概就是她剛纔的感覺了。一會兒感覺自己要死了,一會兒又達到了人生的最高峰,讓人慾罷不能。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