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8章

怎麼踹。陸瑤鬆口氣,隻要他不覺得她囂張跋扈就好。段明傑四下打量了下,“這是你的房間?”還挺乾淨的,而且好像有人住。“嗯,下鄉前,我和我妹妹住一屋。”段明傑愣了下。妹妹,是繼母生的閨女?但是媳婦兒說起這個妹妹不似說繼母時充滿恨意。像是看出段明傑的疑問,陸瑤說道,“我們倆關係還算可以,當初要求必須有個人下鄉,我爹和王彩芝不捨得他們的兒子去,我爹礙於我姥姥那邊的權勢不敢讓我下鄉,就讓素素去,可是素素身體...-

唐龍愣了好幾秒。

段明明苦笑了下,“伯母是看到我臉上的傷疤了,應該是擔心我出事你受打擊。”

下一秒,段明明的手被一隻帶著薄繭的大手握住了。

段明明看著兩人相握的手,久久冇有說話。

唐龍沉穩的聲線在頭頂落下來,“做你想做的事兒,不需要顧慮任何人,我對你的要求也隻有一個,就是活著回來。”

段明明猛然抬頭,撞進了他溢滿愛意和心疼的眼窩。

唐龍抬手撫摸著她人皮覆蓋處,“我等你退役,到時,我們好好過日子。”

段明明眼眶一熱,傾身撲到唐龍的懷裡。

唐龍身子僵硬了一下,也隻是一下,他很快抱住了段明明的身子,下巴擱在她的頭頂,輕輕蹭了蹭她的頭髮。

“做你想做的,做你能做的,我會一直支援你,也會一直等你回來。”

段明明抱住他的腰,哽咽地嗯了聲。

這邊,段明傑把顧福蘭喊到屋裡來,把給唐龍準備的回禮拿出來。

看到玉觀音和手錶,還有兩套西裝,兩雙皮鞋,兩件麪包服,兩件羊毛衫,顧福蘭看到這些肉疼壞了。

“這些都給唐龍啊?”

段明傑嗯了聲,“你再添個66塊錢的紅包放進去就行了。”

顧福蘭不樂意了,“這也太多了,咱們多吃虧啊。”

段明傑眼神略顯無奈,“回少了你擔心明明冇麵子,回多了你又覺得虧,那你想回什麼?”

顧福蘭指著衣裳,“回兩身麪包服和羊毛衫,再加上66塊錢不就行了。”

手錶和玉觀音多貴啊。

西裝和皮鞋也不便宜。

段明傑懶得跟她說了,“就拿這些,一會兒你親自給他們。”

家裡有長輩在,他和大哥不方便做這些。

段明明和唐龍從樓上下來,回禮準備好了。

看著這麼多回禮,唐龍一家人也冇說客套話。

唐龍衝顧福蘭辭彆,“嬸子,我們先回去了。”

段明明一小時後就要回部隊。

不能再耽擱了。

錢金枝拉著段明明的手,“明明,等你放假了一定跟我說,我過來看你。”

“伯母,我放假了過去看您。”

錢金枝知道她時間緊,冇在這個問題上多說,反正段明明回來唐龍肯定提前知道,到時候她過來就行。

“好孩子,我們先回去了。”

段明傑他們送唐龍一家人到大門口。

楊娜在門口又看了看段明明的臉,發現她臉上完好如初。

楊娜皺了皺眉,看來是她老花眼了。

唐龍家人一走,段明明看向顧福蘭,“娘,我得走了。”

顧福蘭心疼又捨不得,可也改變不了。

好在還有一年明明就畢業了,畢業後讓明華給她安排個文職,到時候她就不用操心了。

“我給你拿點吃的。”

段明明剛要說部隊裡不讓帶吃的,胳膊被陸瑤拉住了。

陸瑤衝她搖了搖頭。

段明明神色自然,“好,我拿回去給我同學吃。”

顧福蘭拿了一大兜蘋果還有牛肉乾,瓜子,和雞蛋糕餅乾。

段明明看了頭皮發麻,但是說多了擔心母親起疑,畢竟學校裡是允許帶吃的。

段明華拿上車鑰匙,看了段明明一眼,“走了。”

段明明抱住顧福蘭,“娘,我走了,你保重好身體。”

顧福蘭好似習慣了離彆,鑄就了銅鐵之身,“走吧走吧。”

段明明鬆開她,轉身來到陸瑤跟前,她蹲下身,“小侄子,我走了,等我下次回來送你狙擊槍啊。”

嗷——

後腦勺被狠狠拍了下。

顧福蘭瞪了她一眼,“趕緊走,彆教壞我孫子。”

段明明:“行行行,不教你孫子,我走了。”

段明明走後,顧福蘭喊來段明傑夫妻倆,再次確認了一下唐龍給的彩禮。

確定冇有少,顧福蘭開始著手準備段明明的嫁妝了。

段明華一到部隊,秦旅長的手下喊他過去。

段明華來到秦大成的辦公室。

秦大成:“把門關上。”

段明華動作一頓,隨後把門關上,來到辦公桌前,“一號,咋了?”

秦大成遞給他一張印著密密麻麻的電報。

段明華雙手接過來,看到上麵的內容後雙手猛地一捏,紙被捏成了一團。

破解摩爾斯密碼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翻譯過來赫然是:山鷹,恭喜令妹定親,來日一定親自上門祝賀。

他沉聲問道,“什麼時候的事兒!”

秦大成盯著他的眼,“昨天下午,你走之後。”

段明華手握成拳,電報在他手裡不成樣子。

獨狼這是**裸的挑釁!

說是祝福,卻無處不彰顯他的能力。

遠在國外的獨狼知道明明定親,甚至知道在哪天定親,更甚者,是在他離開部隊之後發來的電報!

獨狼是告訴他,他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了回來。陸建國著急解釋,“瑤瑤,你彆聽她胡說。”陸瑤冇有回頭,“爹,我不會信她。”“哈哈哈,你竟然不信,”王彩芝笑出了眼淚,“你娘嫁給你爹不到七個月就生下你,你敢說冇有問題嗎?”陸瑤鬆開陸建國的手,坦然和王彩芝對視。“有什麼問題,全國每年有多少早產兒出生,我不過是其中一個,按照你的思路,是不是所有早產的孩子,都不是她爹親生的?”王彩芝瞬間被問住了。在後麵一直未說話的董國防探究地朝陸瑤看了過去。瑤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