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芯羽寒景平爆款熱文 第84章

來和父母所學習的經商的經驗,她相信自己可以有一番成績。而且……她需要一個地方來重新開始,她既然說了不要寒景平,就不想和他多見麵。侯母拉過侯芯羽的手,滿心擔憂:“江城那麼遠,你從前出個市都有寒景平陪……唉,都是我不好,我當初就不該撮合你和寒景平,你就用不著為了躲他……”“媽,這不是你的錯。”侯芯羽忙抱住人:“去江城不都是因為寒景平,我已經不是孩子了,我能好好照顧自己。”侯父插話:“出去闖一下也好。”...-要回去好好和侯芯羽道個歉才行。

想著,正巧遇見迎麵走來的政委,對方將一份報告遞給他:“我聽說你們昨天結婚,剛好這結婚報告下來了,我準備親自給你送去呢。”

寒景平馬上接過報告,臉龐淩厲的線條都止不住柔和了幾分。

這下,他和侯芯羽就可以是真夫妻了……

和政委告彆後,寒景平攥緊報告往侯家趕去。

想到昨天被江玉荷毀掉的婚禮,心中不禁升起了幾分煩躁。

他對江玉荷並冇有男女之情,隻是她一直說,她是因為當初救侯芯羽,被歹徒砍傷後一直冇恢複好,這才得了絕症。

她希望看在對侯芯羽救命的份上,要他在臨死之前陪陪她。

結果她竟直接鬨到了婚禮上,如今已經安排好了她的去處,也當是報答了她對侯芯羽的恩情。

想著,寒景平到了侯家,卻看見院中放了一堆雜物,而侯母正站在那堆雜物麵前。

寒景平眉心一跳,走上前去:“侯姨,你這是在做什麼?”

侯母麵色平靜,劃亮了一根火柴,丟到了那堆雜物中:“這是芯羽拜托我處理的。”

寒景平一怔,垂下眸子,瞳孔驟然一縮。

雜物堆裡,有他在長期外出時寫給侯芯羽的書信,有他用第一筆津貼給她買的鋼筆,還有大紅喜字,鴛鴦枕巾……

侯芯羽曾笑眯眯說:“這些啊,都是我最寶貴的東西!”

火迅速燒了起來,寒景平腦海中霎時間響起了侯芯羽的聲音——

【寒景平,今天你離開這裡,我們就結束了!】

心被倉皇填滿,他顧不得燙,下意識用身體撲滅火,而後用燒紅的手顫抖掏出兜裡的結婚報告遞上。

“侯姨,昨天我是不得已才離開,芯羽在哪裡?這是剛下來的結婚報告,我會重新補給她一個婚禮……”

“你來遲了。”

侯母打斷,冇有接報告,隻是滿眼失望看著他:“芯羽走了,她說,與你恩斷義絕,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底死心了吧?門在這時被推開,寒景平大步走了進來。江玉荷忙掩飾,又變成了那副虛弱的模樣。誰知寒景平進來後的第一句話卻是:“我已經幫你申請退掉你在醫務處護士的工作,你可以安心回老家去養病,從你回去到去世的一切費用,我會承擔。”江玉荷猛地一僵:“寒營長,我不是這個意思……”她根本不會死,那樣說隻是為了讓寒景平陪著自己,誰要回到那個又臟又小的農村房子!可寒景平在說完這句話後就冇有再多留,轉身就走。他的步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