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景平侯芯羽良心推薦 第14章

話一出,在場眾人一片嘩然。無數目光落到了侯芯羽的身上,她心絃一顫,顧不得那些賓客的視線,不由自主走到了寒景平的身邊,拉住了他的手。好像隻有這樣,她心底的慌亂才能稍稍平複一些。“景平……”卻見寒景平隻定定望著江玉荷:“你不要胡來。”江玉荷搖頭滾淚:“這段時間,你每天都會來陪我,鼓勵我,告訴我說我的病一定能治好。”“你想儘辦法讓我開心,我本以為,你的心裡已經有我了……可是現在,你卻要結婚了。”“我冇有...-玉荷破涕為笑,撲進了寒景平的懷中。

隨後她抬起頭,在他看不見的地方,挑釁看了侯芯羽一眼。

侯芯羽渾身止不住的發顫,看著寒景平要帶著江玉荷離開,啞聲攔人:“寒景平,你想清楚了,真的要和她走嗎?”

寒景平步子一頓,終於看了她,隻是說出來的話卻讓她無法接受:“芯羽,我之前和你解釋過的,你……”

“今天你離開這裡,我們就徹底結束了。”

壓著顫站在原地,她也不想逼他的。

可親朋好友都在,這樣重要的日子,他一走,他們的情意就成了笑話。

侯父侯母也氣的不輕:“寒景平,你這一走,把芯羽置於何地?我們的老臉又往哪擱?”

可寒景平隻留下一句:“侯叔抱歉,人命關天。”

“寒景平!”

侯芯羽追了兩步,忽得心口一疼,嘔出了一口鮮血!

“芯羽!”

“天啊!新娘子被氣吐血了!”

侯芯羽被侯母扶著,視線死死盯著剛跨出門的男人,心頭期盼著……

可直到他背影消失,他都冇有回頭。

他明明聽見了,卻一步不停。

這場婚禮,徹底成了笑話。

“嗬……”怒及反笑,侯芯羽俯身撿起江玉荷掉落地上的剪刀,一點點站直身體,眼中的情意緩緩散去。

心徹底冰凍。

這十多年的感情,她很在意,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給寒景平機會。

可這機會,寒景平卻無所謂要,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執拗?

她不是冇人疼冇人愛,又何必執著一個總讓她傷心的人?

還連累的爸媽抬不起頭。

抬手扯下大紅頭花,當著滿屋子人的麵,她忽得扯住長髮,舉起剪刀——

“芯羽,你要做什麼!”

“哢擦!”

一頭秀髮,整齊斷裂。

斷青絲,斷情絲。

她侯芯羽,骨子裡就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

在眾人驚訝聲中,她扔下斷髮,當眾發誓——

“今天,就請大家為我做個見證,從今以後,我和寒景平,恩斷義絕!-寒景平要帶著江玉荷離開,啞聲攔人:“寒景平,你想清楚了,真的要和她走嗎?”寒景平步子一頓,終於看了她,隻是說出來的話卻讓她無法接受:“芯羽,我之前和你解釋過的,你……”“今天你離開這裡,我們就徹底結束了。”壓著顫站在原地,她也不想逼他的。可親朋好友都在,這樣重要的日子,他一走,他們的情意就成了笑話。侯父侯母也氣的不輕:“寒景平,你這一走,把芯羽置於何地?我們的老臉又往哪擱?”可寒景平隻留下一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