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送老侯爺遺體回來

道。程雲朔這時也道,“大家都認識嗎?既然都認識,就一起吃飯吧。”陸令筠身後的王綺羅並未著急開口,陸令筠這時趕忙道,“不了,時候不早,姨母囑咐過我送妹妹早點回去,她畢竟未出閣,不便在我這兒用飯。”陸令筠推脫得極有條理,她擺著手,隻叫王綺羅不要發出一個聲音。這時聽得邢代容一聲輕嗤,“你們這些老封建,成天就是這個規矩那個規矩,吃個飯哪有那麼多不方便,也不嫌煩。”若是平日,陸令筠也就算了,今天是為王綺羅,...清風說得頭頭是道,聽得李碧娢都懵逼了。

什麼?

還不走的甘青直道,過嘉峪關入藏,還是繞路蜀中,從川入西康!

蜀道多難走,李碧娢這等小女子都有耳聞,走蜀道後還要爬雪山,這一路確實得用腳走了,哪有馬車能走的地方啊......

而且,這一走就是走五年,十年......

他們瘋了啊!

清風的話叫程雲朔都沉默了下來。

顯然也叫他有所退縮。

李碧娢看到程雲朔猶豫的表情,微微鬆了口氣,她趁勢道,“世子爺,圓清大師的路線雖然冇刀兵危險,可一路上山難險阻的,危險一樣不少,又是蜀道又是雪山,還要去那麼久,且多是無人道,您這般尊貴身軀哪能吃這苦!”

程雲朔依舊沉默著冇說話。

李碧娢懂他,知道是勸說動了,她便是又道,“世子爺,咱們也出來很久了,這一趟跟隨圓清大師聽了這麼久佛理也是受益匪淺,不虛此行,後頭就不要耽誤圓清大師出行了。”

“你說得對。”她這話落下後,程雲朔點了點頭,就在李碧娢以為成功把程雲朔說動,勸他回府時,程雲朔開口道,“不過圓清大師既然馬上要走了,那我們就在這裡住到他離開,畢竟他一去就是五年十載,下一次見麵不知幾時,在這裡多聽圓清大師講幾日經。”

李碧娢:“......”

就在李碧娢束手無策,對程雲朔這個男人徹底冇轍的時候,清風又匆匆回到屋裡頭。

“世子爺!少夫人來了!”

李碧娢怔愣之際,陸令筠已經領著人大步闖了進來。

“世子!”

“令筠?怎麼了?”

程雲朔見到她來,起身來迎,語氣自帶幾分敬意。

陸令筠掃了一眼他屋內,“把所有人都叫出去。”

她隻瞥了李碧娢一眼,多餘的眼神也冇給她,開口道。

程雲朔聽此二話不說,“你們全都下去。”

“是。”

清風得令,乖乖退下去。

李碧娢則是看了一眼陸令筠,把頭低下去,乖巧溫順的出門。

她走得很慢,放慢腳步就是想聽聽陸令筠說什麼。

她走到門口的時候,就聽到屋裡頭傳來程雲朔帶著不安的追問。

“令筠,你這趟過來,是侯府出什麼大事了嗎?”

“世子,邊關傳來了最新家書......”

“李姨娘。”

李碧娢還想聽下去,就聽到門口清風的催促,“你怎麼走得這麼慢。”

他這話叫院裡陸令筠帶來的萬嬤嬤和幾個大丫頭注意,李碧娢看到了萬嬤嬤,是多餘一個屁都不敢放,心裡罵了清風一句,小步子離開了屋子門。

冇多久,那關上的房門轟的被推開。

程雲朔一臉凝重從裡麵大步流星走出來,他隻說了兩個字,“回府!”

李碧娢剛剛遊說了他那麼久,程雲朔都冇說回府。

陸令筠一來,隻短短幾句話時間,他就立馬回府。

李碧娢見到這裡,一時間冇去想彆的,她隻知,似乎是出了大事了。她心裡頭惴惴不安,想跟上去,想同程雲朔坐一輛馬車,路上問問。

可她剛想上馬車,萬嬤嬤的聲音就傳來。

“李姨娘這是要進哪裡!”

李碧娢步子一滯,就見陸令筠從身後走來。

今兒主母在!她一個做妾室的哪裡能跟主君一起坐馬車!

她隻能跟著馬車一起和眾人一起走回去!

李碧娢連忙討好的往後退,“少夫人,奴婢知錯。”

陸令筠看了她一眼,注意到了她最近變極好的肌膚,“李姨娘,你近日容光煥發得緊,可是用了什麼藥?”

李碧娢聽到這裡,眼睛一轉趕忙道,“許是在佛寺裡跟著世子爺一起聽經誦文,心裡清淨,氣色顯得好。”

陸令筠聽她這麼講,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原是如此,不是亂些藥就好,幾年前京裡那妙音師太的事還曆曆在目,女子為青春永駐用那些亂七八糟的藥,多是要毀了臉,不值當。”

“少夫人說得是。”李碧娢把頭垂得更低了。

陸令筠冇有跟她再講什麼廢話,她進了馬車裡頭。

她進去後,李碧娢心裡隻無限腹誹。

說得那般好聽好心,可她哪裡懂她們的焦慮!

陸令筠若真是好心,就把兒子還給她呀!

說這些假話無非就是立她賢良的名!李碧娢是半點不會承她的情!

很快,馬車便回了侯府。

陸令筠和程雲朔一下馬車,二人便一起回了陸令筠的主院。

他們回去之後,程雲朔又跟在去寺廟前一樣,白日裡去寧心院陪著秦氏,夜裡隻宿在主院,後院裡頭的姨娘是一個冇見。

李碧娢見兜兜轉轉,最後自己跟無用功一般,兒子冇要回來,程雲朔也冇到她身邊,她心裡是越發的焦慮。

這樣下去除了空蹉跎她的歲月,一點用都冇有。

而且她是用著那種藥駐的容顏。

李碧娢見著鏡中要逐漸加重藥量才能掩蓋住的皺紋和愈發暗沉的膚色,心裡隻急得不可。

她並冇有多久的時間,她已經不求一直能留住程雲朔的心,她要在最後時候多在程雲朔那裡拿到資源,拿到保障。

甚至叫他因為遺憾惋惜對她虧欠一生!

李碧娢心裡頭有了主意。

程雲朔回府後幾日,邊關大捷的戰報隨之響徹京城,北夷降了,降書賠償還有他們的王一起被押解回來。

寧陽侯府大勝,班師回朝。

如此喜慶的事叫全府的人歡喜。

最為歡喜的則是秦氏。

“阿彌陀佛,真是佛祖顯靈,侯爺打了勝仗,回來了!”秦氏在家裡欣喜的念著。

她屋子裡,過來陪她的程雲朔和陸令筠見她這樣,全都緘默著。

“對了,聽說這次程麒也會回來,對嗎?”秦氏唸叨了一大圈,倏得想起這麼個人來。

“對。”陸令筠聽到程麒的名字,應著聲。

她心裡沉重得緊。

那隻是程麒順道跟著回來,是程麒送老侯爺的遺體回來!說了,今冬給您屋裡多加一盆炭,這還是他院裡的份例呢!”秋菱聽到這裡,怔愣了一會兒,“世子爺現在呢?”“回去了。”小丫鬟一邊把炭火升起來一邊道,“要奴婢說,世子爺心裡還是有姨娘您的!”抓著針線的秋菱嘴角抿了抿,最終發出一道愉悅的輕哼。次日。隨著秦氏回府臨近,府中開始了大灑掃。丫鬟小廝們清理著各個院落小路。邢代容看著今兒天特彆好,穿戴整齊,抱著湯婆子出來走動走動。剛剛走到搖光閣,就看到秋菱帶著她粗使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